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谭  -> 正文

七瀑涧:我穿越了你你也穿越了我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2日 来源:今日瓯海 作者:林晓微

深箩漈

  泽雅风景区七瀑涧是一道大地的裂痕,刀削般悬崖峭壁记录了亿万年前一次地壳运动,以毫不妥协的险峻拒绝人类访问。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群热爱山水的泽雅人以极大好奇心打开峡谷的大门,勇敢的脚步踏响峡谷。时光日复一日地修复,现在的七瀑涧更像一条大地的血脉,日夜涌动的溪流滋养着沿途的山川大地。

  一

  深箩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堪称七瀑涧“峡谷之门”。新建的栈道在悬崖峭壁上小心翼翼地穿行,“峡谷之门”悄然开启。我们在栈道上移动,深箩漈在视野里一步一步打开,再一点一点卷拢。 “哗哗”流水声自始至终拍击着峡谷的空间。流泉飞瀑喷涌不息,深箩漈“一箩麻绳放完了也不见底的传说”也在代代流传。我们登上栈道的高处,清风扑面而来。

  “峡谷之门”打开之后,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们居然一下子穿越到“动物世界”,远看“象鼻洞”惟妙惟肖,一头“大象”正将长鼻子探向溪中吸水; “鳄鱼潭”对着“青蛙瀑”,“青蛙” “鳄鱼”正在峡谷里戏水。

  我们登上“好汉坡”,便见“通幽峡”曲径通幽,指向峡谷深处,而“姗姗瀑”正姗姗而来。两侧山峰刀劈斧削凛然夹峙,使得挤过通幽峡的风,在峡谷口发出“呼呼”的声响,使得我们也得放低姿势扭着身段,经一条人工挖凿的山道穿壁而过,通向更为幽寂的峡谷。

  二

  这是刚刚被“立夏”雨水擦拭过的峡谷,流水盈盈、笑语轻轻,阳光亦步亦趋地跟随。轻风将这一切调和成一种无以名状的美妙,一点一点地洞穿我们。

  前方一座石拱桥轻盈地跃过溪流,与对岸的路亭相遇。两岸巉石突兀向上接住拱脚,桥身流畅自然,拱洞如弹簧弓般旋转,似乎我上前一番收拾,就能将这一片山水叠好放入包囊,然后随我走天涯海角。

  石拱桥是岩石一种人工组合模式,接下来我们要走的“千岩跳廊”是岩石的原生态模式。

  溪涧中奇石密布,凹凸有致。我们在千岩万石上跳行,溪水在千岩万石脚边绕行。往往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无处落脚,然而“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处逢生,友人笑称这是有效预防老年痴呆症的保健运动。因为脚下岩石千奇百怪,绝不重复,无章可循。我们必须快速做出反应,频繁更换路线,才能安全顺利地通过。

  行走间,远远看见前面树林中一老和尚在念经拜佛,走近一看原来是“三叠岩”,形如老僧。我们穿过“三叠岩”下面的石缝,移步换景,见“鹰栖峰”高耸于蓝天,“莲花瀑”盛开在山水间。

  慢慢的,我们抵达峡谷深处。脚下石径笔直地指向巨石,巨石“轰然”开裂,阳光从狭窄石门贯穿而来,引我们穿门而过。哗哗的流水声比之前喧闹了许多,突兀的峭壁后面藏着很大的动静。而此时,溪涧中一只巨大“乌龟”让人侧目。巉石生得奇特,形如“巨龟”,拱背而行,龟背上坑坑洼洼刻着岁月的痕迹。难道七瀑涧一条峡谷的山水由“巨龟”驮着?时光如水,无时无刻不在它身边汩汩流逝,“巨龟”无声地从我们生命里穿越。

  三

  接近龙虎瀑时,栈道轻巧地游走在峭壁上,向左伸出的铁索桥如一架打开的秋千在空中飘来荡去,我们走过去,登上龙虎瀑观景台。视线顺着悬崖峭壁向上攀爬,觉得有点累,有点够不着。龙虎瀑、九龙瀑、落霞瀑三连瀑,落差160米。巨大的跌落,一个连着一个,一个胜似一个,犹如一场激情澎湃的交响乐,将七瀑涧峡谷的篇章推向最高潮。

  龙虎瀑,瀑布与悬崖,一个排山倒海龙吟虎啸,一个于无声处听惊雷怒吼。悬崖峭壁像一卷山水画打开的样子,卷出来一小轴,把更大的空间留白,也留给湍急的飞瀑,留给彩虹云雾飞鸟,留给游人无尽的想象空间。

  古时,这里便是绝路,上天入地无路可走。唯有飞鸟可乘着缥缈而起的水雾扶摇直上,游人只能望崖兴叹。八十年代凿了“通天洞”架了“蜈蚣梯”,游人像蛇一般从“蜈蚣梯”攀爬上去,从“通天洞”钻出,便到了另一番天地了。

  眼前九龙瀑,如群龙竞相争上游,水花四溅,“银鬓”飘飘,声势浩大。如此险要地势该如何上去?正在发愁,细看“银鬓”间别着一枚“发簪”,走近了才看清楚是几步阶梯,依地势凌空架于峭壁之间。只有向上,没有退路,步步都是悬崖峭壁,处处都要惊心动魄。头顶倾盆大雨,身边是亿万个长啸而起的惊叹号,瀑布在飞扬跋扈之后畅快淋漓地崩浪雷奔而下。

  紧接着落霞瀑汹涌而来。这远道而来崎云山脉的水,在流成平淡无奇的涓涓细流后,似乎是厌倦了四平八稳,厌倦了中规中矩,要在这里开始尝试生命的另一种形式:癫狂,这是生命前所未有的喷薄和颠覆。悬崖峭壁成了它的触媒,高山峡谷成了它的舞台,仰望流水从高天流云中喷涌而出,在一片汹涌声里扬成飞花、摔成碎玉、坠成银练……

  七瀑涧跌宕起伏的高潮在我们持续登高的脚底渐渐消退。山腰一条引水渠汩汩流淌,将我们的心思引向悠远。遥望“天窗飞瀑”,是大自然打开的另一扇观望世界的窗户。

  登上屿山公路,我们回望七瀑涧。山川大地已将一切都遮掩起来,包括我的行踪,也包括七瀑涧的行踪。惟有我的记忆,七瀑涧的流水在思念的时候,彼此不期而遇。七瀑涧,我用各种方式穿越你,你也用各种方式穿越我,彼此穿越,完成了各自的自我。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