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生活  ->  旅游  -> 正文

享一方净土,看朝暮更替 我在泽雅外水良艺境等你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来源: 瓯海旅游 作者:

  青山无一尘,青天无一云;

  天上惟一月;山中惟一人。

  一山一水一遇见,一人独享一意境;

  一眸一笑一知音,一度深情一回醉。

  千年纸山情,纸山情千年

  我在泽雅外水良艺境等你

  泽雅民宿---外水良艺境

  文图/刘子清

  外水良,是泽雅下面一个不知名的石头古村。第一次听闻这个地名,源于父亲偶尔对往事回忆的口述中。尤其是祖母去世后,经常听父亲提起过往。我知道,这是父亲用自己的方式怀念他的母亲 --我那一生坎苦的祖母。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七岁那年,随你祖母上外水良,家中长者说,孩子,你来晚了,家产早已尘埃落地。只这银项圈,你戴着走吧。

  父亲说,七岁,他铭记于心。父亲讲述的这一切,于我,如同往日阅读的书籍中娓娓道来的叙述,似触手可及,又飘然离去,如真又如梦。

  然后,我记住了这个地名---外水良,祖母的出身之地。

  而我第一次踏入外水良,是因这家民宿。

  这些古朴的石屋,与周边山色融为一体。渗透着明净、朴素、和谐与自然。这里是泽雅,这里是外水良艺境民宿。

  主人将原本隐秘在半山腰的石头民居加以修缮、改造与提升。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其古朴原始的风貌,依旧是石屋木饰,青砖黑瓦,隐秘在丛林里。


 

  内部采用天然、温柔、环保的原木,尊重古建筑的原有语言,营造一席“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栖息之地。

  最喜于茶台上烹茶品茗,遥望连绵远山,静看落霞似红颜。

  若是寒冬,蜷缩沙发,抚以毛毯,取暖于壁炉前,煮一杯热腾的咖啡,望窗外白雪飘零。世外多纷扰,尤衬山中一派宁静。

  我也喜静坐窗前,读书轩中,寓目历史长河中流淌而过的那些人与事。

  长叹岁月赋予我们的改变与安谧,又欣喜于蜕变后的自己更进一竿。

  多少人世百态,恩怨无奈,无限忧愁不得解。多想得一方净土,枕靠忘忧床,沉睡上千年。

  茫茫禹域谁是乐郊。跨越百年后,你我何尝不是如此。终其一生,寻寻觅觅。

  你是谁,会喜欢怎样的生活,年少便已定终身。我的年少,不喜言,不擅笑。成年后,爱离群索居,独善其身。沉浸自我天地,无限广阔。常常不知世间风行何物,茫茫然立于浮华之世。

  自古红颜多爱梳妆与粉饰,一笑倾城铜镜前。我爱木兰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与多数人的大海情节不同,我心怀浓浓的西北塞外情愫。

  是夏,曾独自一路向西北,走过月牙泉,莫高窟,阳关,嘉峪关.......所到之处,无不人烟稀少,黄沙漫漫。天地之间,唯有日月轮替,风声呼啸。

  玉门关外,策马奔腾,回首凝望,尘土飞扬......彼时,无限感叹我遥远的故乡,是这般绿色葱郁,生机盎然。

  逾沙轶漠,更顾惜此刻眼前的千山一碧。

  艺境只三个房间,二楼这间最小,却是我最喜欢的,温馨,恬逸。看朝暮更迭,竹林交织,草色入帘青。

  伫立望日昃。月光尤皑皑。西窗明且暖,晚坐卷书帷,无丝竹之乱,无案牍之劳。落尘有声,鸟鸣如洗。

  山中的傍晚,万籁俱静,想起祖母和她走过的路.....

  祖母的生命,是从没有父亲开始的。一出生,生父已去世。母亲带着她远嫁他乡,又未能终身。母亲再次转嫁时,将年幼的祖母送至祖父家。自此,祖母便以童养媳的身份在祖父家定居下来。那是1940年的光景,新中国即将诞生。成年后,祖母嫁于祖父,生下第一个儿子--我的父亲。可以想象,父亲的降临是犹如孤儿般无亲无故的祖母作为女人在这浑浊世间第一次获得安全感。

  祖母走后,我才第一次以同为女性的角色去靠近她的世界。我们身而为女子,该如何谋生又谋爱?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你或身在繁华,羊羔美酒,尘寰惬意。谁又关心你心往何方,是否心若止水看明月,目似明镜察春秋。

  山中已花发,你可是那山居雅客?

责任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