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雕栏今犹在孝德美名扬 ———访茶山街道罗山村管宅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0日 来源:今日瓯海 作者:陈丹

门台风貌

  陈丹 文/图

  初夏的一天,笔者和区文物保护所工作人员一起去探访茶山街道罗山村,临时充当了一回文物巡查员。汽车沿着茶罗公路蜿蜒盘旋,满目峰峦叠翠,远处薄雾飘渺,一股访古探幽的心情在心底默默蕴酿,慢慢生长……

砖雕插镜

  罗山村,别称大茶山,位于大罗山巅。早有走一趟罗山村的打算,可惜因故一直未能成行,因此到罗山村走走看看也成了笔者心里一个长久的愿望。此次罗山村之行,总算是得偿所愿,亲眼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座古宅———管长云民居,还有宅院门台上那副很出名的对联。

  遗世独立老宅院

  管长云民居位于罗山村的西北角落,是一座由正屋、左右厢房、门台围成合院式的建筑。正屋面阔七间,明间进深七柱十二檩,中柱落地,前双步带后双步;前檐柱与金柱之间设廊,为船篷轩;屋面为当地常见的双落翼式硬山顶。左右厢房面阔各三间,上世纪五十年代改建,左厢房门套立面装饰有欧式元素。正屋后左右各有一口水井,水质较为清冽。

砖刻文字

  管宅规模不大,样式传统而又简洁,没有富丽堂皇的艳俗,只有精致闲雅的清丽。老宅建在一片缓坡之上,地势稍稍高出一些,需沿石阶拾级而上方到前门台。宅前是几间新建的水泥楼房,二者相较云泥之别,俨然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看到管宅的第一眼,笔者突然想到了汉代乐师李延年所唱的《佳人曲》:“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精美花纹

  管宅的前门台美观大方、文气流转,可谓整座管宅的“点晴”之处。门台面阔单间,仿木构,由青砖黑瓦所建。两扇木门至今仍保存较为完整,虽有斑驳残损却更添古韵古意;门楣上方正中央嵌有一块砖制花框,框内雕刻“一善”文字,应该出自《礼记·中庸》中“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花框左右各有一面正圆型的砖雕插镜,细纹镂刻,工艺精湛,插镜上的戏曲人物惟妙惟肖。

  说到管宅的前门台,不能不提那副很出名的对联。门台两侧“罗山秀气慎水文波”八个大字醒目、优美、隽永。这副对联跟整个罗山村紧密相连,提起罗山村就绕不开它,笔者对罗山村的最初印象就源于它。对联写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出自书法家管圣泽之手。管圣泽亦是罗山村人,平生酷爱书法艺术,兼攻金石篆刻,在世虽然只有三十九年,但书法艺术造诣颇深。在为管氏门台书写这副对联时,管圣泽特意在“文”字的捺上面,多加了两点,这表达了他对文化的崇敬之情。

  叶氏传奇美名扬

  罗山村的东面还有一座节孝亭,建于民国十一年春,是褒奖“清处士管显贞先生原配叶氏孺人”。这位受褒奖的叶氏即管长云祖母,也是管宅的女主人。从村民口中,笔者听说了关于这位叶氏、关于这座管宅的一段故事,亦是罗山村的一个传奇。

  叶氏十六岁嫁到罗山村,不幸的是,结婚刚过三年,丈夫管显贞外出经商时突遇大风,船翻溺水身亡。闻此噩耗,年仅十九岁又怀有身孕的叶氏悲痛欲绝。叶氏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并没有被磨难打倒,而是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重担。她悉心伺奉年老的公婆,抚育丈夫尚幼的弟妹,教养自己的儿子,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地妥妥贴贴。含辛茹苦,几十年如一日。过去遗腹在身的叶氏,后来子孙满堂,有孙子四位,曾孙四位。因为叶氏持家有道,管家的日子越过越好,管家也逐渐成为当地屈指可数的大户人家。再后来,叶氏和儿孙一起努力,买田买地,大兴土木,建成了这座宅院,安享晚年。孝是德行的根本,是一切教化的根源,叶氏做到了,她的子孙亦个个是孝子,管家人以“孝”为立家之本,成了当地佳话。

管宅正屋

  如今,管宅已经被列入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登录点,将会得到有效的保护和修缮,而管宅女主人叶氏令人敬佩的事迹也一定会继续流传下去,不会随风飘散。

  (部分资料由区文广新局提供)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