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砖石来构筑 古韵意深长——访潘桥街道方岙村何宅老门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1日 来源:今日瓯海 作者:

门台风貌

  ■陈丹文/图

  方岙村位于潘桥街道南部,别称方川。据记载,元代时已有戴氏族人迁入。明朝万历《温州府志》和 《永嘉县志》均载有方岙名。方岙村东邻泉塘村、陈庄村,南接桐岭村,西靠官山尖,北连屏山村岙底。明清时属建牙乡十七都,清末民国时期地名有所改动,新中国成立后定称为方岙村。

  前几日,笔者和朋友一起驱车来到这里,探访这座历史悠久、风光秀丽的古村落。方岙村里至今仍保留着许多古老的东西,譬如古庙、古桥、古道、古山寨、老宅院、老物件……看着这些历尽沧桑的古老遗存,你会产生一种与时间对话的奇妙感觉。它们仿佛穿越过时光的洪流,正在向我们诉说着古村过去的辉煌,还有那些久远的记忆。其中,让笔者的这种感觉尤为深刻、强烈的就是何宅老门台。

  一

  笔者在村民指引下,第一次见到了何宅老门台。曾经的何宅早已消逝在岁月长河里,仅剩下这一座老门台,供今人怀想。老门台伫立在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园之中,不远处有几间零星的水泥楼房和一座新建的高架桥,不免有几分寂寥、荒凉和萧索。

  何宅老门台面阔单间,砖石仿木构,屋面为悬山顶双落翼样式。老门台整体保存较为完整,造型端庄,结构严谨,雕饰精美,融砖、石、瓦等建筑艺术为一体。由于年代久远,门台墙壁上的白灰已斑驳脱落,露出了里面的青砖底色。门台屋面上、瓦片间长满了苔藓、青草和小灌木,这些不知名的植物品种不同,形态各异,远远望去情趣盎然、生机勃发。

门楣匾额

  与当地现存的其它古门台比较,何宅老门台明显有一点特别,那就是采用了很多石材。门楣、门槛、台阶、门框还有墙垛内侧等皆用条石、块石构筑,坚实牢固,朴实自然。门台门楣处的设计很有意思,可谓别具匠心。乍一看老门台,门楣的正中央好像挂着一块石制匾额,阳刻“山明水秀”四字。细看之下,你就会发现我们都被古代的能工巧匠给骗了,这块“匾额”其实是工匠们在一块完整的长条石上精心雕刻出来的。门台南北立面的门楣上方均有两个灰制“宝瓶插花”图案。村民说:“这些图案原本都饰有彩漆的,非常的精致美观。”可惜的是,如今这些彩漆都已经脱落殆尽,模糊得几乎不可辩认了。

  老门台的条石门框正面阴刻有一副对联:“家族文明才进步,前途发达此初基”。对联的意蕴朴素直白,浅显易懂。但是,何宅主人对家族文明进步、兴旺发达,留给后世之人福泽长远的期许之意却是喷薄而出,一览无余。文革“破四旧”时,这副对联也遭受了一番劫难,上面的一些字迹被人为地凿掉了,凿痕现在仍然清晰可见。

精美装饰

  二

  “何”姓一直是方岙村的大姓。据说,村中的何姓先民先从福建宁德迁到潘桥焦下村,然后再从焦下村迁入方岙落地生根,繁衍生息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

  方岙村人杰地灵,何姓族人更是英才辈出。明朝万历年间,该村一位名叫何懋官的人,二十九岁高中举人,为官刚正勤勉,深得人心,政绩突出,官至衡州知府。明末清初时,又有生员何兆龙,出生于富裕之家,为了抵御清军,保护乡民,聚众揭杆。他们以家乡山林为据点,立寨驻扎,因揭杆乡民头裹白巾为号,后人称之为“白头军”。何懋官、何兆龙的生平事迹,笔者都是从现年73岁的何必达老人口中得知,他说这些情况在何氏族谱中均有记载。

  何必达老人还告诉笔者,何宅就是由其高叔祖父何国英出资兴建的。他小时候曾听长辈说过,何国英很早就离开方岙村,一直在文成南田一带经营山货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成了南田富甲一方的人物,并在当地置办了很多田地和产业。何国英回到家乡,花巨资建造了何宅。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何宅建成后,何国英却没有在这里住多久,而是很快将宅院交给了他的兄长何国栋一家居住、打理。笔者和朋友猜测,何国英建造何宅,也许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自己长住,更多的是蕴含、表达了一种“落叶归根”的运命情怀。

  何国栋是何必达老人的高祖父,何必达的童年就是在这座何宅里度过的,那些与何宅有关的记忆,早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老人心里。背靠葱葱青山,面对涓涓河流,高墙大院,正屋是一幢面阔九间的二层半走马楼……提起曾经的何宅,老人两眼放光、兴致勃勃,一脸藏不住的骄傲和自豪。

  岁月沧桑,何家大宅虽然只残留下一座老门台,但是这老门台积淀着何家人百多年来传承的文化,承载着何家数代人的回忆和希望。何宅老门台,它也见证了一个家族、一个村庄、一个时代的变迁。

  (本文部分资料由杨进春提供)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