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寻历史古迹侃故事传说 ———走进潘桥街道陈岙村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4日 来源:今日瓯海 作者:杨进春

古村概貌

  ■杨进春 文/图

  陈岙村位于潘桥街道东南部,相传以陈姓始居得名。陈岙村历史悠久,明弘治万历《温州府志》载有“陈岙”名。该村东靠山界丽岙街道,南连田平村,西接桐岭村,北与泉塘村接壤,下辖桐树、溪下、垟边三个自然村。陈岙河西北径流,连通桐岭河,在交通欠发达年代就有舟楫之便。

  石马路上说石雕

动物石雕

  陈岙村村前不时有动车呼啸而过,村后青山连绵,穿村而过的新桐公路车辆来往频繁。

  笔者在“溪下”站下了车,没走多远,目光便被一条小巷子所吸引。小巷不宽,名叫“石马路”,两旁都是楼房,巷口立着两排动物石雕:一对石马,一对石虎和一对石羊。石雕线条流畅、形象逼真,身上布满岁月的痕迹,给人一种古朴、庄严的感觉。当地村民洪老伯告诉笔者,这些动物石雕是从何懋官墓前移至此处的。

  何懋官(1548年-1602年),聪颖好学,精于书法,明万历四年高中举人,后官至衡州知府,因劳累致病,卒于任上。据说,他为官刚正勤勉,处世以民为重,是一位深得人心的好官。

  何懋官出生于邻村方岙,其墓葬却位于陈岙村内。村民说,何懋官墓规模不小,墓前除了两列动物石雕像外,还立有一座石条牌坊,牌坊匾刻“石神道门”字样。可惜“文革”破四旧时,此牌坊被人拆毁,石马、石虎、石羊却被村民保护起来,并移至村内巷路口,同时将此巷命名为“石马路”。

  将军庙里话将军

  陈岙村后山小岭旁的一块园地,村民称其为“齐哭园”。据说,此园每逢雷阵雨后,夜幕降临之时,周边山涧就会响起类似众人一齐哭泣的声音。洪老伯说,村里真正听到过此声音的人其实不多,但是一个有关于“齐哭园”的故事却在村中代代相传。明末清初,永嘉罗浮举人林梦龙变卖家产举旗抗清,配合明督查院御史刘中澡转战浙闽交界一带。兵事受挫后,林梦龙决定率残部回乡,立志东山再起,力挽狂澜。突围撤退途中,林部损兵折将,损失惨重。义军退至陈岙境内时,在一片山间林园驻扎下来。面对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困境,加上不断传来的明军失利消息,林梦龙绝望之下自刎而死。当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义军将士齐声痛哭,哭泣声震撼山野。从此之后,那片山园就被后人称作“齐哭园”。

  林梦龙死后,义军将士将其就地埋葬后各奔东西。后来,当地人为了纪念林梦龙,便在其下葬处塑像建庙,称他为将军爷,称此地为将军庙。将军庙原址坐落在陈岙村西街,始建于清光绪九年,但原庙已经被拆。上世纪九十年代,村民又将移址重建。现庙宽16米,长深22米,将军爷塑像供奉庙中。

  北宋窑址证辉煌

  陈岙村现遗北宋窑址又名柳树坟窑址,面积约250平方米。早年,遗址曾挖掘出不少瓷器物件,多以瓷质碗、盏为主。而瓷碗有高脚和矮脚两种,瓷盏多为平脚。其质地较粗,呈灰黄色,瓷釉有青色和酱色。出图的残余窑具有的呈桶形,有的呈凹底匣钵形等等。

  温州制瓷业历史源远流长,在晋代时,我们的祖辈就掌握了烧制陶瓷技术,产出的青瓷和器具品种均称为“缥瓷”,也称为“东瓯缥瓷”。当时通过瓷器商贩,将烧制陶瓷器具营销到全国各地,甚至通过海运销往国外,陈岙瓷窑兴盛一时。后来由于交通限制,同时外地制瓷行业兴起,使陈岙瓷窑渐渐走向没落。时光流逝,瓷窑原来的模样早已不复见,但这沉淀的窑址却见证了陈岙村瓷窑曾经的辉煌。

  陈岙水库利千秋

陈岙水库

  “四周青山绿水,湖面波光粼粼;鱼跃鸟飞水天,美图引人入胜。”这首诗是村民赞美陈岙水库而作的打油诗。

  陈岙水库是一座有综合利用能力的二型水库,坐落在陈岙山间密林中,人们形容它是“天落一井在人间”。因为陈岙村和周边村民的用水和农田灌溉的需求,加上山高林密极其有利的蓄水条件。该水库是1957年至1958年间,当地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并投入使用。水库建成后,面积1.08平方千米,坝顶长120米,总容水量为60万立方米,蓄水量为50万立方米。水库面盖农田灌溉面积达1500亩,受益人口6000多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水库配套建成电站,装机75千瓦,年发电量13万度。目前,水库发电的功能已取消,但它仍然为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发挥巨大作用。村民们将后山边的荒地变成了良田,种植水稻和蔬菜,大力发展农业生产。

  今年开春,陈岙村多渠道筹措资金,继续推进“荒改良”农田基本建设,预计下半年完成全部改造任务。面对此情此景,村民们高兴地说: “村后荒地变良田,环境改善村变洁,水库蓄水多利用,集体个人都增收。真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大好事、大实事。”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