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文学作品——哲学和笑话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9日 来源:今日瓯海 作者:翁德汉

  斯拉沃热·齐泽克是斯洛文尼亚人,世界级哲学家,是一个和歌手一样流行的哲学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为耀眼的国际学术明星之一,已经出版了三十多部著作。齐泽克为人幽默,经常用戏谑的语言来表达观点,喜欢讲黄段子,有评论说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会讲段子的哲学家。2007年,齐泽克首次来华到访南京大学,据听众说,他的演讲“每一个论点都小心翼翼地打着黄色笑话的幌子”,让“会场的女生头埋低了,场下的老者干咳起来”。在齐泽克的各种著作里,穿插着无数笑话,有好事者将这些笑话编册成书《齐泽克的笑话》。译者为翻译此书,通读了齐泽克和其他哲学家的各种书籍,因为在齐泽克著作里,笑话不仅仅是笑话。本书的介绍说:“齐泽克反复玩味着那些又猥琐又好笑的段子,分析它们背后的逻辑,用笑话的荒谬去对冲某些常识结构或理性情境。通过笑话,人们将了解到这些情境的可笑,它们不再必然合理,甚至是可以抛诸脑后的东西。”

  加加林从太空回来,告诉赫鲁晓夫:“同志,你知道,我上天的时候,看到有上帝和天使的天堂———基督是对的!”赫鲁晓夫说:“我知道,我知道,但保持沉默,别跟任何人讲!”在梵蒂冈,他告诉教皇:“神父,你知道,我上天的时候,发现那里既没有上帝也没有天使……”教皇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我知道,但保持沉默,别跟任何人讲!”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个笑话也只是一个冷笑话,齐泽克说这个笑话很好地诠释了预设信念的自相矛盾。在那个年代,流传这样的笑话很有深意,政治和信仰意味不言而喻,但是现在我看来,加加林不过是掌握了地球上唯一信息后,对两大巨头的戏弄而已。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齐泽克分析过深,我这样的哲学门外汉读不懂,最终只是在看热闹。

  齐泽克把自己的笑话分成“小荤腥”和“重口味”两种。我把《齐泽克的笑话》里的笑话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好笑的笑话,一种是不好笑的笑话,他的分析只是一种注释,除了所谓的逻辑,想让其扁就扁,想让其圆就圆。

  书上说某国统治集团为了缓和社会对抗情绪,设立秘密部门专门创作笑话供人们发泄。这是一个笑话吗?手机初普及的时候,我国电信部门专门有人在编笑话,引起人们发短信的兴趣。本书的题目是《齐泽克的笑话》,不是说笑话是齐泽克创作的,而是他运用过的而已。齐泽克对上帝造人的挪揄:“别从知识之树上吃东西!”他的书算是知识之树吧,读了他的书,可我还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猴子。随着齐泽克影响力越来越大,出现了很多专门以齐泽克为研究对象的论文,其中一篇以“某人在华沙”这个笑话为核心素材,结合拉康足足讨论了二十多页。

  本书有两个笑话和中国有关,其中一个真让我发笑了。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后,流传出这样一个笑话:一个仙女找到一个捷克人,说帮其实现三个愿望。那个捷克人马上许了第一个愿望:让中国军队占领我们一个月,然而撤走!仙女问另外两个愿望,他说:重复同样的事情,让中国军队反复占领我们。仙女很是不解,捷克人笑着说:中国人占领我们,来回都得先经过苏联。这真是天才的思维,倒与我们中国当时的环境切合。

  从网络图片看,齐泽克是个不修边幅貌似一个“邋遢猥琐”的东欧大叔,2007年,应邀到南京大学讲学。一场场讲座下来,往往开场几百人,一时闪光灯齐亮,听众纷纷要求签名合影,到最后只剩几十号忠实粉丝硬撑着。这算不算是一个齐泽克的笑话?   ■ 翁德汉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