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与古道为伴 显质朴之美 ——访潘桥街道陈岙村嶂崃山岭亭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3日 来源:瓯海新闻网 作者:陈丹

  ■陈丹 文/摄

  古民居、古桥、古塔、古井……笔者探访过众多传统古建筑,它们形式多样,各具特色;它们斑驳和沧桑,却又充满建筑艺术美感和历史文化魅力。提到中式传统建筑,我们往往会想到这样一个成语———“亭台楼阁”,可见“亭”的建筑样式在我国传统建筑中具有代表性,并且深受人们喜爱。而笔者也一直想找个机会看一看、写一写古亭,可惜总是未能如愿。初秋,朋友相邀一起去探访潘桥街道陈岙村的百年古亭———嶂崃山岭亭,遂欣然允之,结伴同行。

▲嶂崃山岭亭

  一

  亭,源于周代,在古时候是供行歇脚的地方,因而大多建于道旁。汉末刘熙所著的辞书《释名》上有注解:“亭者,停也。人所停集也。”

  嶂崃山岭亭因嶂崃山岭这条历史悠久的古道而得名。嶂崃山岭自陈岙垟边起,经陈岙水库,往田平方向,与永丰山岭相接。山岭原本都是由石板或块石铺就的石头路面,由于年代久远造成部分路段破损,现在陈岙至陈岙水库段已经改建成混凝土路面,水库至泗洲堂仍为石头路面,多少保留了一些古道原先的面貌和韵味。据说,明末清初时,“白巾军”举义旗抗清,兵败之后,有残部翻越这条岭道,驻扎在今陈岙村内。

  登爬在嶂崃山岭上,沿途树木葱茏,青竹修直,鸟语花香,别有一番风韵。嶂崃山岭亭位于往陈岙水库上山之岭途中。笔者沿着山岭步道拾级而上,没过多久已是汗流浃背、口干舌燥,这时候迫切希望赶快到达嶂崃山岭亭,坐在亭中歇一歇脚。遥想交通不发达的年代,频繁来往于此山岭的行人和商队,翻山越岭,气力耗尽,一定比笔者更加渴望中途能有一个休憩的地方。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民国初期,在潘桥一带很有名望的商家———“宝福堂”捐资赞助,在半岭处建造了这座路亭,供行人歇脚避雨。

亭之一角

  二

  一百多年的风雨侵蚀,嶂崃山岭亭几经修复,早已不复旧貌。笔者经多方查找有关此亭的资料,仅得“亭系木石结构,顶盖小青瓦。四角,石柱,有联阴刻。”寥寥数笔显然无法窥其全貌,我们只能根据这些文字记载和亭子的现状,想象嶂崃山岭亭初建时的模样和风采了。

  远远望去,现在的嶂崃山岭亭静静伫立在岭道边上,亭屋面为歇山式,黄棕色筒瓦铺顶,四只角高高向上扬起。岭亭掩映在周边大片的青翠之间,犹如一位落落大方,气质典雅的老夫人。亭旁长有许多枫树,待到枫叶泛红时,这里必定会是一幅美不胜收的画面。

  2003年,嶂崃山岭亭又经一次大修,破损严重的亭顶彻底重建,并且在立柱之间增设了靠椅……整个亭子唯一没有整修的地方,大概就是支撑起整个亭子的方形立柱了。据介绍,这些石柱从亭子建成之日起没有更换过。四根方立柱宽度在25—27厘米不等,柱高287厘米;石柱表面坑洼不平,雕刻并不精细,也没有多作修饰,反而多出了几分自然、古朴的味道。

  村民告诉笔者,岭亭刚建的时候,山岭步道是从亭中央通过的。后来,当地对岭道进行拓宽,为了更好保护这座百年古亭,便将山岭步道旁移。于是,原本跨踞在岭道上的古亭,变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立于岭道内侧。

石柱上的对联

  三

  坐在亭内的靠椅上,看茂林修竹,听泉水叮咚,享清风拂面……可休息、可观景、可乘凉,可谓不亦快哉!

  在嶂崃山岭亭的石柱上看到了两副对联,细细品味,笔者不经意间就被吸引住了。一联云:“一亭云旁人纵骑,半岭泉听天籁鸣”,系泉东廪生陈翌南题;另一联云:“万壑松声云正起,百年芳躅地常灵”,系谢磊明所书。谢磊明是温州籍的著名书法家和金石篆刻家,原名谢光,字磊明,因出身于盐商家庭,故曾自号卖盐客。他学养广博,精篆书,善治印,一生临池,刀耕不辍。其作品以工稳见长,不作生辣纵横之貌。两副对联的字体虽然不一样,但有苍劲古拙之感;对联的内容和意境又是那么高远脱俗,与古亭气韵相融,可谓是珠联璧合。

  欣赏到嶂崃山岭沿途的秀丽美景,领略了百年古亭的古朴气韵,嶂崃山岭亭探访之旅让笔者觉得不虚此行。不过,让笔者觉得美中不足的是:古亭所在的那段混凝土步道,跟周边环境不太协调,总感觉缺少了那么一点“味道”。如果能够恢复古道原本的石头路面,那就再好不过了。

责任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