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三垟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7年10月27日

  三垟■周胜春

  一道道弯,是微蹙着的一条条

  眉黛,

  上翘下弯着耍顽皮,

  一汪汪水,是下面灵动眨着眨着的一双双眼睛,

  亮汪汪亮汪汪的闪着,

  晶莹剔透,含情脉脉。

  一个个岛,是上天随意抛洒的粘土,

  天崩地裂而成,

  千姿百态,玲珑剔透,

  在一汪一汪河水之中。

  一垄垄田地,玉体横陈,

  象绿色的浮萍,神秘的青原,

  自在飘荡,和睦从容,

  在天地之间美着靓着。

  有人说,河水是上天看到的凡间真情,

  一感动掉下的眼泪,

  不小心滴落在,南方这座城,

  聚不成汹涌波涛的大海,与东海双龙戏珠,

  却散发成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东南这个角落。

  在时光的洗礼下,共看春花秋月,

  有岸上的老榕树,粗壮如巨龙

  蜿蜒般的身躯,

  把苍劲、年华与苍桑,书写的入骨三分。

  有傍依着的老庙宇,伴着清水的荡漾,

  古树的掩映,悠然悠然把历史与陈迹养成。

  一艘小船轻轻摇晃,在明镜般的河里,

  渐渐把黑瓦白墙的房子远去,

  几只白鹭扑腾飞起,在明晃晃的阳光里,

  箭一般飞驰而过的,是白色的小鱼。

  我的念想,又有着什么样的内容么,

  是采黄菱的小姑娘,正拉着网,

  挽起补裤脚的小腿白的眩目,

  采摘瓯柑的小妹,曼妙的身躯正依着树,

  嫩藕一般的小手,里面正变戏法一般的幻化成,

  一颗颗累累的果实。

  坐在窗前痴痴等你(外一首)

  -杜志平

  坐在窗前痴痴等你

  徐志摩的诗与此无关

  望着窗外

  目光如同一条死鱼

  这样的风景早已不再陌生

  中午泡好的绿茶

  随风声雨声一起走凉

  当初的绰约多姿

  重新回归《霍小玉传》

  窗外风雨在癫狂

  也呼唤不醒身心疲惫的电脑

  校园之中全覆盖的WiFi

  却接受不到一丝丝信号

  时间一分一秒

  就这样在痴痴等待中流走……

  垂钓者

  傍晚时分

  日已渐渐西沉

  河面泛起红光

  垂钓者,依然头戴箬笠

  静坐

  河岸静静

  鱼竿静静

  河水静静

  观钓者,静静

  垂钓者,静静……

  未回过神来

  垂钓者手持鱼竿

  用力,迅速一提

  鱼钩带着跳跃的鱼

  已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

  安静的鱼箱里又一次激动

  据说,垂钓者一般不喜欢吃鱼

  收摊时,检查鱼箱

  把小鱼重新放生……

  都说,垂钓者钓的不是鱼

  是一种心境

  是一种意念……

  洗头记(外一首)

  -林娇蓉

  月光倒入水盆我俯下去,暮色就漫上来

  把黑发浸漫

  把中年的身体倾斜、弯曲、浸漫

  定格在生疼的135度

  水声落在八音盒外,

  泡沫混淆黑白指甲嵌进发丝,揪出一大把秋风

  与贝多芬《月光曲》打结

  纠缠黄昏。俯下去,俯下去

  一直沉到黑暗的尽头。身体被窒息

  冻住悬空折叠悬空

  抬起头,再抬起头

  水滴穿过眉心,短火柴划开星空

  视野行驶在万马奔腾的草原上

  与一只夜莺喜相逢

  深秋

  叶子落下来的时候,带来一个客人

  夕阳酝酿灯盏,挂满柿子树

  效野借出一方溪头,饮水的马

  跟不上凌冽的风。刽子手从稻

  草人抽身

  手刃炊烟。还是炊烟

  立在彩云端

  她匆匆地站起来,莞尔一笑

  就把所有的叶子抖落

  九月(外二首)

  -翁德汉

  隔空打牛

  你是第几头

  绳断上路

  暗香来自哪里

  一刀一刀剪出来的窗花

  在颤抖的眼神中沉浮

  风雨

  风穿插在时间里

  与牛同行

  形状才会个性化

  雨是后来者

  下着下着

  迷失了方向

  花落

  春天盛世打雨水开始

  到花落结束

  经无数个朝代

  整整三个月

  每时每刻都在数花瓣的颜色

  其实,红与黄不会打架

  发生暧昧的事

  只因为花落速度差别

  快的落了三天三夜

  慢的落了三夜三天

  花落也是春天最后一个节目

  表彰的时候

  获得最佳表演奖的奖品

  是最后一片

  落花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