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静谧时柔情似水 激荡处壮怀激烈——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7年11月08日

  ■作者:方欣慰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时光如指缝的流沙般游走。你是否担心只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你是否会有想为记忆留下些许痕迹的冲动,会有以一种姿态来记录这个世界的渴望。当若干年后,在那些文字和图片中感知时代的变幻,感受当时的温度,从而让记忆延伸到更加悠远的地方,使人生经历得以多次体验,而不像很多人,即使面对此前一刻,记忆也是白纸一张。

  也许这些会成为你选择“记者”这个职业的部分理由。

  而当你真正投身新闻事业的滚滚洪流,当你站在社会前沿的风口浪尖,一边领略都市的繁华,一边感受时代之风潮水般汹涌。经济的瞬息万变,文化的交流碰撞,时尚的潮流更替……在新闻的浪潮中,这边爆炸新闻尚在发生,那边更耸人听闻的讯息已开始夺人眼球。每天在由无数新闻事件变幻莫测的大海里激情冲浪,让人血脉喷张,也疲惫不堪。

  回首往事,隔着时光的窗纱,你仿佛可以看到那个无比忙碌的自己:在盛夏的太阳底下穿梭,为了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在不同的单位间来回奔波,为了证实一条小小的线索; 为了一条稿子凌晨一两点下班,为了一个采访凌晨三四点出门,为了一个版面通宵达旦……“三更灯火五更鸡,当时只道是寻常。”身为记者,你总在办公室通明的灯光里,在台风登陆的第一线,在抗灾抢险的第一现场……或许你还曾因为差错,挨过批、受过气,在深夜里辗转反侧,而当天色微明时,又将眼角的泪水拭去,不得不微笑着走向单位。柴静在《看见》 中说,没在深夜里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也许不曾经历这段往事,不曾体验记者生涯的千般感受,便无法道尽和品味个中滋味,也无法真正懂得这种无奈和苍凉。

  屈原在 《离骚》 中说:“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尽管没有官员的显赫,没有商贾的财富,有的只是日日夜夜的忙碌和如履薄冰的艰辛,如今的记者也早已褪尽了“无冕之王”的光环,但正是因为这个职业,你可以去到别人去不到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象,经历别人经历不到的人世百态……这一笔笔不可复制的宝贵财富终将汇入你的人生行囊,陪伴你走过今后的漫漫长路; 那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一个个动人心魄的瞬间,也早已融入你的脑海和记忆,回旋萦绕,余音绕梁……

  生命有长度也有宽度。生命的长度,我们无法掌控,但生命的宽度可以自我把握。不能不说记者这份职业,在带给你艰辛、疲惫、困惑的同时,也拓宽了你生命的宽度,激活了生命的质量。也许正是这份职业,让你的青春得以汪洋恣肆,而非苍白无力。一如那首 《琵琶行》,小弦切切如私语,大弦嘈嘈如急雨; 又如一曲交响乐,静谧时柔情似水,激荡处壮怀激烈。

  岁月如歌,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岁月如刀,雕刻你的心性和容颜; 岁月如风,吹散你的记忆和痕迹。当多年以后回首往事,如果能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如果能够“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如果能够“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如此,便无怨无憾。

编辑: 王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