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学生作品——藏在酱鸭里的味道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7年11月17日

  ■景山小学六(4)班 黄子睿

  在那片阳光倾洒的空地上,每逢入冬,便弥漫着酱鸭的浓香。那浓醇的酱油味会在鼻尖肆意地跳窜着,挑逗着你的味蕾,叫醒你的味觉。在乡下,我最熟悉的就是这酱鸭的味道,最难以割舍的也是这独属于外婆的味道。

  每逢过年过节,我们都会去外婆家探望。老远,总会看见外婆挺着精瘦的身板早早地在门外迎候。我们不停地从车上往外搬各式各样的礼品:八宝粥、营养品、保暖内衣……外婆却紧锁着眉毛,招着手,用温州话抱怨着:“不用呐,恁多买来干什么?就知道浪费钱。快点,快点,先进屋坐坐。”

  进屋以后,我习惯性地用普通话问候外婆,最后总不忘加一句:“外婆,我想吃你晒得酱鸭了,有了吗?”无论外婆这时候在忙些什么,她都会似懂非懂地用温州话回答:“好好,爱吃就好,就怕你们不爱吃。知道你来,早就晒干等你们啦!走,带你这小馋嘴取酱鸭去!”屋外空地的正中央,一杆竹竿,两根铁管立杆,一拼一凑,搭成一个农家小院里再常见不过的“晾鸭架”。一条细长的鱼钩,不带刺的那一头穿过鱼线,打一个圈绕回来和另一头打个死结。这就成了一个圆环式的最简易的晾鸭钩。

  在阳光里,外婆的酱鸭在微风中摇摆着。一只只昂首挺胸,仿佛鸭群刚从河里赶上岸,井然有序地排列着。那鲜浓油脂的酱气中夹杂着土地的气息,混合着鲜花的香气,伴随青草的幽香。外婆将一只肥美的鸭提进厨房,我总会凑在一旁观看,水花在酱鸭身上蹦跳着,大火在温暖的厨房里燃起。

  只见外婆手起刀落,把剁成块的酱鸭“嗦”地一声放入大铜锅中蒸。中间,我会跑开玩一阵儿。而外婆会守在灶边,用上等的黄豆酱油泼撒,小闷一会儿。最后放入五分之一锅的水,不盖锅盖,收汁!一道美味可口的酱鸭上桌了!外婆用温州话亲切地喊我:“吃鸭咯,不吃就凉了,好吃得很啊!”我寻味而至,那酱鸭整齐地排列在白瓷盘里,流出鲜浓的酱汁诱惑着我。

  我抄着筷子夹起一块鸭肉,汁液在筷子间流动着,黏稠的酱汁从肉上流进白瓷盘,把纯白渲染成棕色。夹一块肉放入唇齿之间,仿佛走进一片浓香里。一咬,汁水从肉丝间迸出。酱汁随味蕾的牵引流入喉管、食道,最后无声地落入胃里。望着外婆慈祥的笑容,一股暖流从胃慢慢升到心头。

  一只酱鸭吃完了,几只酱鸭又被悄悄的放进了后备箱。我们带着外婆的酱鸭心满意足地离开。那股甜甜的,酸酸的独属家乡的酱鸭味,浓浓地糊在心头,总也化不开......指导老师:胡建红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