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帆游山:尘封在历史记忆里的名山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7年11月27日

从帆游长堤上望帆游山

  ■吴可鹏

  帆游山,位于茶山和丽岙之间。此山即不高也不大,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包,可能都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在古代,这座山可不是如今这么籍籍无名,谢灵运、张又新等一大批诗人都曾为它吟诗作赋,如此推想,在古代,它应该算是一座“名山”。

  笔者第一次听到帆游山,就觉得其名甚有诗意,便记在心上。据光绪《永嘉县志》载: “帆游山,在城南三十里吹台山之支,南接瑞安界大罗山,地昔为海,多舟楫往来之处,山以此名,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即此。”可见帆游山之名最迟已显于魏晋时期,或由谢灵运始,或更早。近日,笔者到帆游山游玩,看到如今的帆游山,不禁让人感慨岁月变迁、沧海桑田。

  

  《山海经》尝言“瓯居海中”,从帆游山的前世今生看,也许就可窥一二。近一千六百年前的永嘉太守谢灵运,就曾来过帆游山,并写下了《游赤石进帆海》的诗篇:“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水宿淹晨暮,阴霞屡兴没。周览倦瀛壖,况乃陵穷发。川后时安流,天吴静不发。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溟涨无端倪,虚舟有超越。仲连轻齐组,子牟眷魏阙。矜名道不足,适己物可忽。请附任公言,终然谢天伐。”赤石山就是今天的帆游山,因其山体岩石呈现红色而得名。从诗中可知,那时的帆游山一带,依旧是帆海一片,至今这一带湖泽密布,或许就是古帆海的残留遗迹。

  帆游山,踞于大罗山与吹台山之间,古时此地为海。其山则看似浮于海中,帆船往来于温州与瑞安,无不经由其侧,远望却又是一处显著的地理坐标。谢公诗一出,帆游山之名始为天下知。其后,唐代诗人张又新作诗咏帆游山:“涨海尝从此地流,千帆飞过碧山头。君看深谷为陵后,翻覆人间未肯休。”在随后千年的历史岁月里,随着沧海变桑田,周边陆路兴起,帆游之名大概也只能尘封在历史的记忆里。

  二

  帆游山,再也不是温州通往瑞安的必经之地。东南侧的甬台温高速经过,一旁有更加雄伟的大罗山,谁还在意不大不小的帆游山;西北向又是104国道依吹台山山麓延伸,道旁建筑恰好遮挡了看向帆游山的视线。于是,只有水路乘船,顺温瑞塘河而下,才能隐约体会到一点“涨海尝从此地流,千帆飞过碧山头”的感觉,毕竟周边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大的变化。帆游山不像雁荡山、仙岩山那样拥有奇山秀水,风景绮丽,它的闻名完全得益于天时、地利与人和。而随着历史的变迁,时代的发展,帆游山的名气也就渐渐式微,以至于难以寻觅,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今,有人读了谢灵运的诗,想要去寻找帆游山,还真不是一件易事。至少从地图上看,只有一条偏僻的帆游路与一个名叫“帆游”的公交站。笔者从丽岙街道下川村的帆游公交站下车,再经一条小路下去,沿着一条长堤前行,正前方即是一座犹如一堆积谷的山,一座名曰“永瑞桥”的公路桥连接了长堤与山体。骤然相见,笔者自己也不相信眼前寂寥的小山,就是那座著名的帆游山?仔细看小山被劈凿开的山体剖面,裸露出来的岩石大都呈红色,与其相传的别名赤石山,算是对上了号;沿登山道向上,山巅“五福庙”一侧的凉亭里,有一方刻于一九九二年的“建造帆游山永瑞庵记”的石碑,则又是一力证。

  查阅地方文献,有孙衣言《重修帆游桥堤记》一文,原为碑刻,碑言:“帆游桥在帆游山麓,南为瑞安,而北为永嘉,故曰永瑞桥。郡城之水,自会昌湖挟三溪以南移至此,河面特宽广,两岸相去几里许,而桥并东起西去山址尚八十余丈。里人筑长堤属之桥,高广仅逾丈,盛夏潦水盈堤,上没踝,行者病之。”其文所述与地理现状相互参见,东西两岸相距两百多米,长堤仅高于水面米许,则此山为帆游山再得一证。

  三

  帆游山,山虽在,如今却早已完全失去了它原有的地位和风光。声名不显不说,甚至是许多周边的人都不知其名。也许只有在古籍的只言片语里,还有那些流传的诗篇中,才能找到帆游山过去的些许风采。

  笔者一直在想,如果任由帆游山随着时光流逝,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着实有点可惜。我们可以掀开那些尘封在历史深处的记忆,充分挖掘帆游的历史人文底蕴,对其进行保护和开发利用。打造一个“帆游山公园”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通过这个公园,一方面详细介绍帆游山的历史渊源和文化价值;另一方面展示帆游一带沧海桑田的变迁过程;还可以改造和利用上山步道,并在合适处安亭设廊,吸引广大市民来此登山健身,休闲游玩。

  这里东望大罗山,西望吹台山,障锦山屏,列千寻之耸翠;南眺瑞安,北眺温州,橘浦芳洲,纳万顷之秀垟。风和日丽之时,登高远眺,纵情怀古,念天地之悠悠,感世事之沧桑,亦不失为一处绝佳的人文遗迹。

建造帆游山永瑞庵记石碑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