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泽雅外水良:一幅唯美的水墨画卷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7年12月04日

溪流竹韵

  ■陈安生 文/摄

  泽雅镇外水良村,一个坐落在大山里的古村落。村庄环山而建,错落有致的民房依次由高向低,由东向西延伸。村前小溪里的溪水潺潺流过,村庄仿佛睡在一个山谷中,安详地沐浴着从山坳边吹来的微风。这里山水相依,水以山为体,山以水为魂,几百年来,山山水水以其丰饶的物产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淳朴的村民。

  初冬,在一场细雨之后,踩着阳光的尾巴,笔者一头扑进了这个有点偏远的山村,聆听村落里那些与山与水有关的故事。

  一

  外水良村距离温州市区约35公里,全村有87户人家,户籍人口325人,以潘姓为主。

  70多岁的村民潘老伯向笔者介绍了外水良村名的来历。这是一个带着传奇色彩的传说故事:

  很久以前,山外的一对青年男女因自由恋爱,遭到双方父母的竭力反对,男青年被迫远离家乡,来到外水良山坳里当了和尚。女青年知道恋人离家出走后,也悄悄地从家里逃了出来,千里迢迢,只身寻找恋人。当找到恋人落脚的地方,得知自己心爱的人已在山里出家当了和尚,便心灰意冷了。但是,她还是不甘心,于是就在恋人当和尚的山下,找到一个山洞以尼姑的名义住了下来,等待和尚回心转意。如此,住了很久,很久……后来,人们把男青年住过的山,叫做“和尚山”,把女青年住过的山洞称作“尼姑寮”。

  又过了几年,一户人家从福建迁徙过来。原住山上言章村以造纸维生的潘姓人家,见该地山下外面,有溪有水好造纸,便从山上搬了下来。因山外有水,又有“尼姑寮”,即取村名为“外水寮”。

  潘老伯告诉笔者,外水寮的“寮”,因俗语跟“良”相似,后人便写成了“外水良”。潘老伯还说:“现外水良村后的山就叫‘和尚山’,山里的‘尼姑寮’山洞还在,只是好久没人走,山路长满了杂草荆棘,现无法上山了。”

  有人说,凡是传说故事都是有一定依据的。潘老伯讲的故事有没有依据呢?带着满脑子的疑问,笔者找来了外水良村的《潘氏宗谱》。翻开宗谱,看到这样一段有关村庄历史的记载: “潘氏始迁祖特秀公在明朝初期,因避战乱,从福建景宁鹤溪迁居青田石帆,后又移居泽雅言章村。清嘉庆年间家族繁衍滋大,其下几派分居于言章邻近的下寮、唐宅、上潘、水碓坑、下连坑、外水寮等地居住。”

  传说故事是不是真实,不得而知。但根据宗谱记载,从清朝嘉庆算起,外水良确实是一个有着200多年历史的村庄。

  二

  外水良, “水”是村庄的名字,也是村民们心目中的“财富”。这里的水,有声有色,因着这里的水,村落里的人们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几百年来,外水良村的村民们凭借着村前小溪流动的碧水,以满山的绿竹为原料,用手工造纸维持生活。上世纪80年代前,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做纸,老老少少都懂做纸的技术。山石垒砌覆瓦为碓房,临溪造渠引水日夜捣“刷”,村子里日夜响彻的是“嗵嗵嗵”碓头撞击石臼的声音,这声音就像山村跳动的脉搏,水碓不休,声音不止。

  村前小溪边,沿小溪一字儿排列着一个个方形的池塘,这些都是曾经用来腌造纸原料的腌塘。腌塘边,那偶尔露出的一座座盖着黑瓦的屋尖,则是一个个“纸槽屋”。看到这些造纸作坊遗址,人们就会联想到这个村子造纸行业曾经的辉煌。特别是溪边那高高矗立的烟囱,和烟囱边圆筒形的“纸烘”,很多来村子里参观的城里人都感到惊奇。村民们说, “纸烘”是用来“烘纸料”的,这是做纸工序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纸料经过高温烘焙后,能提高纸成品的质量,也有利于加速将纸原料捣成纸浆,从而快速制成纸成品。

  站在小溪边,只见溪水不断蜿蜒着,时而急,时而缓,偶遇溪中的岩石,袭起细若轻纱般的雨雾;溪边那造纸作坊遗址,高高的烟囱倒映在水中,在水的涟漪里,美得娇羞,美得朦胧……此情此景,笔者突然想起林则徐“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的诗句。是的,眼前的小溪不就像一架古琴,碧水绕行在村庄,轻轻缓缓地弹奏着乐曲,给这个百年古村不断地增添着令人遐思的风韵吗?

  三

  20世纪90年代后,泽雅纸山手工造纸业逐渐退出,人们把此后的时期叫做“纸后时代”。外水良村跟泽雅其它村庄一样,村民大多外出创业,很多人在城里赚了钱,买了房子,村里的房子便闲置了下来。

  纸后时代如何搞活村庄的经济?近年来,村“两委”和村民们抓住契机,利用村里十几幢闲置的古屋,打造“民宿特色村”。目前,山居纸艺人文精品民宿项目正在村里有序推进,以休闲度假、消夏避暑、康体养生、教育体验等为目标的旅游村落正在形成。

  笔者在外水良村党支部书记潘长国的带路下,来到了已经对外营业的民宿项目“外水良艺境”。顺着斜斜的石阶上行,不一会儿,一个用石头垒成的庭院映入眼帘。院子里,彩色小石子砌成的水池里一尾尾田鱼在游弋;木质茶台上,铺着一块旧门板做成的茶几,显得古色古香;绿色的草坪边,放着几坛正在盛开的野花;几个矴步连接着房屋与院子,布局古朴幽雅,自然又有禅意;屋子里,摆放着一些农村里的旧式用具,室内有开放式的厨房,烧柴火的灶台。 “艺境”的主人对我们说,来这里住宿的客人,都说柴爿镬烧出来的米饭好香、好吃呢!

  主人还特地带我们参观了三间面朝东南方向的客房。客房里是一式的落地窗户,住宿在房间里的客人,只要掀开窗帘,就能感受到窗外山里的景色,欣赏朝阳日出和晚霞余晖,观看云海、炊烟、竹林、田园,以及溪涧交织变幻的水墨画卷。

  潘长国对笔者说, “外水良艺境”每到周末客人爆满,村里准备再招商引资5000万元,将全村闲置的民居全部打造成高端民宿。到时,全村可容纳200人住宿,以满足一批既向往大山幽静生活,又追求格调品位的游客需求。

小村一角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