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下岙村:清河秀今昔石碑说故事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2月05日

村庄一角

  ■杨进春 陈丹 文/图

  下岙村位于潘桥街道中部,因位处屏山下岙地段而得名。明、清时属永嘉建牙乡十七都。清末、民国初属会昌镇,后称下屏山村,属永嘉县笫四区霞碧乡。新中国成立后属马桥乡称屏山村,后改称屏山大队,属老竹人民公社。1978年从屏山大队划归老竹农科站,后改称下岙大队、下岙村。1992年4月至今,由潘桥街道管辖。

  清河桥话今昔

  下岙村依山傍水,山青水秀。村内高桐路、福州路贯穿过境,阳桐河横绕村前。阳桐河上架有公路桥贯通南北,名为清河桥,桥名沿用一古石桥名字。据说,古时的清河桥建于清同治年间,由村民自发筹资银两建造。为了验证这一说法,我们专程去看了一块关于清河桥的古石碑文。石碑被砌在村老人协会的砖墙内,上面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涂料,字迹很难辩认。动用了刮刀,我们才看清石碑上部分字迹。碑上刻着时间“同治十三年岁次申酉”,以及当时村民们出资银两的数额。

  据村里老人回忆,以前的古石桥桥面宽约2米,河中有三个桥墩,桥墩由三块石条直插河底,上面横一块石条,再铺上桥面石条。古石桥建成后,可能是桥下河水清澈,于是称之为“清河桥”。原来南岸人们要到北岸来,需绕路一个多小时,此桥通后,便利了许多,节省了很多时间。

  抗日战争时期,当时的国民党上河乡政府通知下岙地方,将清河桥破坏,拆掉桥面石条,阻止日本侵略者过河行恶。于是,村里出动了许多青壮年将桥面石条拆掉了,村民们自己只能利用摆渡船来回过河。新中国成立前夕,村民们又自发筹集资金,请来造桥师傅和本村石匠一起,重新把桥石条铺上,清河桥又恢复了通行。

  石碑上有故事

  我们在下岙村的寺庙后看到了一块石碑。青石碑上刻碑文2000余字,详细记载了一件发生在明朝时的山地之争事件。碑记结尾处还有温州知府的批语。

  据记载,明朝隆庆元年,屏山村一名梅姓财主,在村中买下一亩二厘山地,后将此山地转卖给了姓李的人。这个姓李的人生性霸道,将买来的山地擅自扩大。借宴请县官之机,要求县官认定他霸占的山地,由于县官当时酒醉,便稀里糊涂地画押并上印。于是,姓李的人及其同伙不顾村民意愿,强行在自己确定的山地上插界牌,禁止村民上山耕种和砍柴。此事遭到村民的反对,姓李的人及其同伙便出银子、出谷子贿赂县官,县官得到好处为其说话。后来,有一次县官坐船巡视,沿阳桐河至马桥地段时,其船仓被前来截船的村民扔石头。此事之后,县官还用县令通告和禁牌,禁止村民依山吃山的行为,断绝村民生活来源。结果,村民不服向温州知府告状,知府查明情况后,知县被免职处理,姓李的及其同伙也吃了一顿大板子,同时取消此案中的山界插牌范围,允许村民上山耕种砍柴(除梅姓原先买下的1.2亩山地)。

  据村民说,我们现在看到的青石碑并非原碑石。原碑石因为破裂多块,现保存于龙湾区博物馆。为了不让这段故事消失,村里出资原样复制了这块石碑。

雕刻石狮

  青石雕刻美名扬

  在潘桥街道流传着这样的俗语:屏山出青石、下岙赏石狮。带着浓厚的兴趣,我们来到了下岙村的一处石雕加工场。雕刻师傅正用凿子和锤儿轻轻地在石狮头部进行雕刻和修饰,师傅很专注,全然不知道有人过来。

  雕刻师傅说,雕刻时必须做到一丝不苟,一分心就会失误,毁掉整座石狮的形像,使之变成废品。师傅一边说一边示范,轻轻地凿着石狮面孔部位,然后用手提微型沙轮机慢慢地磨光表面。雕刻师傅自我介绍称是湖南人,雕刻石狮工艺已有二十多年时间了,现在被老板请来帮忙的。

  离开加工场,我们在村里找到了加工场负责人高建亮。高建亮是高氏石雕加工场的第四代主人了。清朝末年,他曾爷爷就开始搞起青石加工,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曾建亮的曾爷爷叫高宝进,平时就喜欢用铁锤和凿子敲打石块。有一次,他在屏山村山上看到一处被雨水冲刷出来的石头,质地坚韧,颜色青乌,用锤子和凿敲它时不会暴裂。于是,他就将青石块搬回家细凿精雕,雕出来的东西效果不错,经久耐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去寻找这种青石来练手,雕刻各种日常用品,如喂猪的食糟、捣研草药的小石臼等等。开始只是自家使用,后来村里人也请他来打造,并且付给工钱。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家的后人也传承了这门手艺。

  现在的青石加工工艺要求越来越高,而且许多工序都已经由现代工具来代替。现在雕刻的产品,也有过去简单的猪食槽类变成石人像、石马、石象、石狮等等。据高建亮介绍,他们加工的青石产品不但本地有需求,还销往丽水、福建等地,甚至荷兰、意大利等国的华侨也前来订购。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就业途径越来越广,现在的年青人都不愿意学习青石雕刻加工这门手艺了,很多从事青石雕刻行业的人都担心青石雕刻人员在本地将会出现“断层”。看着这些形态各异、惟妙惟肖的石狮子,我们衷心希望下岙村青石雕刻后继有人,发扬光大。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