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周氏旧宅:水乡建筑里的璀璨明珠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3月12日

周宅风貌

  ■周胜春文/图

  在三垟街道,有一座气势宏伟、瑰丽壮观的建筑。这座建筑总占地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其中主楼面积有1000余平方米,主楼楼高10余米。这就是垟河村周氏旧宅,位于老三垟大道边上,是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是温州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近代单体建筑之一,浙南地区现存规模最大中西合璧式单体建筑之一。曾经一度作为人民公社、原三垟乡政府办公所在地,现作为省级文保单位供人免费参观。

  壹

  周氏旧宅既古老又现代,一进门台,二进门厅包括院落虽是不规则方形,却把江南水乡四合院风格体现的淋漓尽致;主楼超越时代的风格作派,又使得许多现代建筑自叹弗如,黯然失色。既欧派又中式,整体风格呈现“洋为中用”,主楼外墙基本借用了欧派建筑风格,柱子林立,方形顶楼,暗红色调,内饰却又承袭了中式的格调,四方形窗,木阁楼。既陈旧又坚固,建于20世纪30年代,其主体建筑即“风骨”,及建筑的基本“风貌”虽然历经风霜,但却一直保持不变。

  一边抬头瞻仰着它高高耸立着的魁梧雄姿,一边轻轻踏着脚步沿着旁侧的小巷进去,笔者生怕错过古宅任何一个角度、任何一个细节的风姿。高高的围墙,一小块斑驳脱落的泥土表皮,暴露了主体是用红砖、青砖还有长石筑就。高墙的厚度、长度和宽度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围墙所能比拟的,绝非那种弱不禁风的单薄墙体。墙角长着几簇不畏寒风摇曳着的青草,生命的轮回反复历经了多少风霜。从侧边的一扇小门进去,是一个院落,枯叶杂草中埋着残垣断壁,上面爬着青绿蔓藤,曾经的繁华似乎已远去。

  贰

  左边便是得以盛名的单体建筑主楼。岁月的流逝,只是为它增添了底蕴和韵味,看不到一丁点的衰老和颓废,它的雄姿就是要永存于世,仿佛从它建成之日起就怀着这样的使命。漫步在一层外围共九开间的四面回廊里,“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回此徘徊”,踩着拼花石英水磨地面,在一根根克林斯柱和爱奥尼柱之间穿梭轮转,绕过中间一扇扇紧闭的中式木房门和密封的格子木窗,外置的是半圆形的窗台,我们是在古希腊如雅典卫城般源远流长的精美装饰里徜徉,是在古代神话爱琴海岸里畅游,还是在古代中国深幽门庭里踯躅不前?结合门窗上部的券顶,额枋立面的浮雕,堆塑的花草,眼前浮现美丽的公主、郡主拖曳着长裙跑过,窗外还有白马的啸声,宝剑的铮鸣。他们属于这里,高贵、雅致、浪漫……故事从这发端,动人、跌宕、曲折……

  走在二层的走马楼里,踩在新翻过红漆的木楼板上,噔噔的脚步声,响在民国的时空里。扶在宝瓶形栏杆上,仰望着天花石膏吊顶,挂着四方形的灯笼,与外面的歇山顶、小青瓦连接视线,又被房间之间方形的墙面和柱子,红青瓦相间的构建所冲撞,刹那又被夹在中西房子的缝隙里。究竟是在现代、近代,还是在古代?我的茫然延伸在一个个像迷宫的房间里,主屋里大梁压人的传说,也没有匀散开。“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封锁还是敞开,封闭还是开放,哪一个房间里还隐着闺怨,哪个诗人又漏写了故事,忽略了窗口。顶楼高高的圆珠顶似乎洞悉了一切。

  是谁的手法,在额枋上妙手天成绣上了花篮、桔枝、草莓……一瓣脱落的莲花,静静的躺在窗台里,无言的放着信号和它的优雅与美感。谁的天赋,烧制了镂空卷草及宝瓶,牢牢的固定镶嵌在里面,还是熠熠生辉,不落凡尘。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谁还沉浸在成堆财富、千亩良田的传说里,贴接上自己的发财梦;谁还会想起曾经遥远的上海滩,一百商场、十里洋场的沾亲带故,一脉相承;谁还会记得当时的舟车劳顿、大费周章和当初3年工期热火朝天的场面。

  叁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堂百姓家”,院落两旁的老房子,低首锁眉,只有看地形,还有管中窥豹的砖瓦,才能略知其曾经的规模与辉煌。夕阳中破落的悬山顶,半个观音兜山墙,层层风尘涂抹的门台,疮痍满目,布满青苔。门前河埠头上荒草掩蔽,小泥船“野渡无人舟自横”。只有那河水,虽不甚清冽,还在千百年如一日的流淌着。

  三垟湿地公园建设整个街道建筑物拆除之时,周氏旧宅幸运地被保存了下来,且作为重要景观之一进行重新打造向社会开放。如今在它周围,曾经比它年轻至少达半个世纪以上,一度以它为荣傍上高枝的伙伴们,都因湿地公园建设而先它驾鹤西去,淹没在废墟里片甲难觅。除了与曾经在漫长岁月里颔首过,几度起死回生翻建的饲堂遥遥相望,与南面骨肉连成一体,曾经有过肌肤之亲藕断丝连的几间民房,如今打断骨头连着筋无法拆除,只能打造命运共同体之外。当然,还有悠悠流水的相伴,亘古不变。

  周氏旧宅褪不下奢华的身子,在夕阳下却把百年寂寞冷清抛洒得淋漓尽致。尽管一度高处不胜寒,无敌寂寞,独孤求败,即使几易主人,但不会如现在这般清寂,这般孤单。根据湿地公园的专门规划,它将重披新装,与前面的河流结成一体,如生命初生惊世骇俗一般,与荷花一起新开,焕发新姿,永葆青春,开启另一个神奇的百年旅程。

编辑: 陈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