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瓯海传统彩泥塑的传承与开拓

——记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盛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3月28日

徐盛

  记者 陈瑶/文

  横店影视城的“大智禅寺”是影视城武打片拍摄基地,大家耳熟能详的电视连续剧《小李飞刀》《绝代双骄》《人间灶王》等都在这里取景拍摄。大佛寺里的室内佛像高28.88米,高度居全国第一,佛像和配套雕塑由我区第二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盛制作。作为和横店影视城最早的合作者之一,徐盛还为影视城内的另一景点“龙山佛境”制作了全国独一无二的露天五百罗汉群,这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五百罗汉群塑像。近日,记者采访了“手艺人”徐盛,聊起了他和他的绝活“彩泥塑”。

  传承

  温州的佛像彩泥塑全国知名,名家有晚清的朱丹辉,民国时期的尧进、宏登,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陈鹤亭、王凤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周如章,现已传承到第五代。

  彩泥塑以黏土加上纤维物、河沙、水揉合成的胶泥为材质,在木质的骨架上进行形体塑造,阴干后填缝、打磨,再着色描绘。

  传统生漆脱胎佛像即荚纻制像,制作方法分为脱胎和木胎两种。脱胎是以泥土、石膏、木模等为胚胎,用荚纻或绸布和生漆逐层裱褙在胚胎上,待阴干后,敲碎或脱下原胎,留下漆布塑像,上灰、打磨、上漆研磨,再加以装饰。木胎主要是楠木、樟木、榉木等坚硬木材为坯,直接涂漆,工序与脱胎布胚相同。传统佛像彩塑是温州的传统民间艺术,艺人以纯熟的技巧、高度的概括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把泥塑和彩绘巧妙地结合起来,塑造了许多造型优美、神态生动的艺术形象,具有强烈民族特色和独特传统风貌,体现了我国不同时期的欣赏趣味和审美理念。

  徐盛1975年在鹿城区出生,现在我区丽岙街道杨宅村经营“天工工艺品厂”,是瓯海区第二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盛祖辈都从事彩泥塑,父亲徐道兰是彩泥塑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爷爷、爸爸、叔叔都是做这一行的,既是父子,又是师徒。”徐盛说。从小耳濡目染,师承清晰,绵延不绝,徐盛自然而然地进入这一行,“小时候觉得泥巴好玩,也喜欢画画,家长就有意培养,传承这门手艺。”初中毕业后,徐盛进入温州二轻职业技术学校的雕刻班,后又去福建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业学了2年。 “在家里接触的是传统的一些书画本,能看的好书不多,能接触真正好作品的机会更不多,在学校里系统学习了素描、色彩、解剖,对作品的刻画能更生动真实,比例结构准确,细节更精致,这些对后来的造型能力很有帮助。”科班毕业的徐盛开始挑起了家里的大梁。

徐盛作品

  开拓

  慢慢地,徐盛的彩泥塑造型随着口碑越传越远,全国各地都有客户来找他定做雕塑。徐盛在我区丽岙街道杨宅村买了一套房子,开起了“天工工艺品厂”。

  1994年,起步不久的横店集团将大智禅寺移址异地重建,特地来温请徐盛父子前往制作寺内佛像雕塑。 “因为要求制作的佛像高度很高,制作造型难度非常大。制作好骨架后,上泥巴塑型,泥巴的湿度特别重要,如果太松软,就会整个滑下来压到人,很危险。”佛像完成后,高达28.88米,全身装金,雄伟端庄,妙相庄严,鸿姿巨相,金碧辉煌,令人叹为观止,是国内殿内大佛之最。

  第一次合作十年后,发展壮大的横店影视城要开发新景观“龙山佛境”,又来找徐盛合作。“要露天做501个2米高的罗汉雕像,在山上施工,地势险峻,条件比较恶劣。”徐盛回忆说,“我们先做好造型,再根据造型开磨具,再把磨具分开来扛到山上,现场用混凝土浇筑,工程做了整整1年。”这个全国独一无二的露天五百罗汉群,成为“龙山佛境”最引人注目的景观,其中18尊为彩塑,其余全部为金身,他们神态各异、栩栩如生、无一雷同。“和佛像面容平静慈悲不同,武将动作幅度大,肌肉威猛,帽子、盔甲、胡须等都要符合年代,我们要专门学习,有些从书本学习,还有些从祖辈口中传下来,不能出错。”

徐盛作品

  展望

  对于彩泥塑手艺的传承,徐盛说: “行业需要一定数量的从业者,范围太小可能会消亡,但是盲目扩大也不见得是好事。太过热闹,对利益方面考虑得比较多,对精神层面的东西想得少。”

  随着技术进步,3D打印和雕刻机也在彩泥塑行业里慢慢普遍。“雕刻机一台机器一天的工作量相当于20个工人,而且做得精致细腻。”但是,人的手工造型能力是机器欠缺的,对此,徐盛仍然对“手艺”充满信心。 “3D打印需要一个实体来扫描,这个实体就需要我们人把它创作出来。雕刻机我们可以在造型做好之后,局部采用,这样也能减少对人工的依赖。”

  徐盛最感叹的是温州古时候是百工之乡,现在是“生意人”多, “手艺人”少,学徒难找。“厂里有十几个老工人,很多是我父亲以前的徒弟,年纪都大了。一般人没有基础的话,最简单的工序也要学个一两年,像造型这样的核心工序,可能一辈子都学不好。”现在,徐盛每年都会带徒弟,亲自去教,传授他们技艺,但是能坚持下来的很少。“现在温州条件好了,学手艺要吃苦,要毅力,周期长,能学会一门手艺着实不容易。”徐盛自己的女儿还在读书,“手巧,心也细,画画得挺好,如果她要学彩泥塑的话,我会教她。”

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