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水莲岛:浮在水中央的万种风情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5月07日

  曾几何时,一望无际碧波荡漾的河水让我们无限向往,绿意盎然郁郁葱葱的大树让我们梦牵魂绕,宛在水中白墙黑瓦的建筑让我们心驰神往。水网纵横、小岛遍布的三垟湿地有一个村叫张严冯村,绕转迂回的河中有一个河心岛,有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的名字叫水莲岛,岛上有一座叫水莲宫的小庙,小庙前有一棵如水莲般绽放葱茏的榕树。岛、庙、榕、水和谐相处了300多年的时光,共同成为三垟水乡的标志性风光,出现在各种宣传画册和网络图案上,是三垟水乡风貌的代表,是湿地意境的集大成者,是水、榕、庙三者相融一体的最佳画卷。

  

  水莲岛,这是一个极具诗意和意境的名字,而水莲本身就代表了高贵、纯洁和典雅。听到这个名字,我很自然的想到了一首唐诗: “凿破苍苔涨作池,芰荷分得绿参差。晓开一朵烟波上,似画真妇出浴时。”

  水莲宫门口左前方的大榕树借着强劲的虬枝,四处伸展。茂盛的叶子遮天蔽地,倾覆全岛,将庙宇遮盖的严严密密;枝叶垂挂在水面,与波纹相吻,远远望去碧水共长天一色,就象一朵盛开正艳的水莲。在岛上游目四顾,有九条田垟即九个长方形的岛屿,其头部都对准水莲岛,象九条猛龙一样,从四面八方向着小岛腾跃而来。由此之故,当地人就有了“九龙抢珠”的说法。

  关于这水莲岛、水莲宫,还有另外一个耳熟能详、扣人心弦的民间传说。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的天亭娘娘正在梳理瀑布般的黑发之时,眼睛不经意的向凡间一瞥,发现了一处美不胜收堪比天庭的地方,一个分神,戴在头上的明珠掉了下来,恰巧掉在了三垟的河中央。地上的土地爷得知后,升仙心切,放出西山猛虎,想要吞没明珠据为己有。明察秋毫的天亭娘娘指令九条飞龙,下凡对明珠形成包围之势进行保护,同时拔下头上的金钗,射向猛虎,让已经张开血盆大口的猛虎停下了脚步不敢向前。时光把这些天上之物变成了人间美景,明珠在月光的倾囊修饰下,越来越象睡莲,于是就变成了水莲岛。九条长龙也不离不弃履行着神圣职能,变成了田垟厮守千年。而老虎的大口也一直张着,变成了老虎湾,即坐船拐进来的那个河湾。而金钗,也变成了三条戟形的田垟,虎视眈眈对抗着老虎湾。

  

  只要迈进张严冯村周边一带,水莲岛的风姿就会从各个方位跃进眼帘。从已成破墙瓦砾村落之间一条小路绕进去,跨过两座小桥,眼光越过河面望去,水莲岛上的大榕树像一个母亲环抱着孩子,将水莲宫东南北三面都捂得紧紧的,只露出一面白墙。宁静如镜子一般的水面,小心翼翼地将岛和宫都托在上面,而它们更像是浮岛浮宫,仿佛随时会移动消失一样。

  一只小水泥船破开水面,慢悠悠地靠近小岛,一层层撩开它神秘的面纱。明媚阳光和着波光粼粼,把整座小岛照成了圣洁的明珠,脱胎不了它尊贵的出身。

  登上小岛,大约150平方米的一层建筑物分成前中后三进,均是白墙黑瓦,龙翔檐顶。前面是香亭,属于重檐歇山顶,侧面看上去小巧玲珑,精致典雅,里面的蜡烛油色泽还有七八成。二进三进均为单檐歇山顶,二进是一个亭子,四面均无墙体立面,曾经作为古戏台一度引得河上百舸争流,千帆竞发,坐在船上围着戏台,只为争睹戏如人生的舞台风情。“黼黻(fǔ fú)文章台景辉煌照流水,函胡清绝歌声缭亮遏行云”的镏金台联写在正南的二个石柱子上。

  三进则为正堂庙宇,共有二个门第进去。木门木柱漆成了红色,显示其作为宗教场所的与众不同。正门门神是二位英姿飒爽的女将,不知是樊梨花还是穆桂英,正面上方“水莲宫”三字左侧落款时间为1981年,可见其翻建的时间已经过了30多年,这从外墙上的泥坯脱落,屋顶飞龙脚爪上的灰泥,房屋梁柱上的尘灰可以看出。门柱两侧写着台联“裕树乘阴天赐福,河心建庙地丰年”,蕴含着天地人和谐共处的理念。进去内堂,最上面一个牌坊上写着“水仙洞德”,极具诗意和宗教哲学观念。供奉主神是陈十四娘娘,她安静的坐着,神态还是一如既往的安详平和。

  

  大榕树是无柄小叶榕,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其年岁已达300多年。

  大榕树整个身型是躺卧着的,上面条条权桠暴露缠绕,盘根错节,年岁和生命在此一览无余。开枝达五条,散叶达到整座小岛。据说它的根茎,在地下伸长几百米直至村头,证明其苍劲、力量和坚韧的品性,以及顽强的生命力。片片绿叶层层叠着,遮盖得严严实实,人在下面,宛如进入了绿色地宫,清凉怡人。而最为诗意的是它垂在最下面最外围的叶子,一片一片相拥而成,与河水亲密触摸,叶浸着水,水漾着叶,真可谓:“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还有鸥鹭的鸿影,鱼蟹的低迴,有浮光掠影,有青色撩人,是大自然的伟大杰作,是天地造化,是人间极景。

  如今因生态公园建设,水莲岛所在村的村民都要离开故土,但却割舍不了对水莲小岛的深情厚意;而陈十四娘娘也将会留恋这一处人间仙境,永远与树、庙、水相拥,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与岁月同行,不会挪动半步。只是我的一次回眸,能否换来它千年深长的意味;我的依依相恋,会不会让岁月的坚守上加一块砖码;躺在枝杈上昏昏欲睡的梦,会不会把一辈子人生全部领略。

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