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泽雅龙井 :有龙有井有传说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5月21日

  泽雅镇与瑞安市高山接壤处,有龙井胜地。群山蜿蜒势如浪涌,一支余脉若蛟龙出海呼啸而过龙井山脊。乡人在山腰平旷处寻着一井,泉水自岩石裂缝中汩汩而出,冬暖夏凉,饮之甘甜。有“龙”有“井”,便有了“龙井”。谷雨时节,沿泽雅梅溪流域逆流而上,经大石垟公路,这是通往龙井的方式之一。

  一

  春天指引着我们抵达山顶“西雁福地”牌坊时,山野突然热闹起来了,到处花团锦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将山野的野性完全释放出来。紫藤、野蔷薇、白花继木争相开放,而映山红成了这个时节的主旋律。红艳艳的花团已在各个山坡上紧锣密鼓地传动起来。龙井山这样的欢迎仪式吸引了我,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这热闹的“锣鼓队”。待我走进花丛,一丛丛映山红“嘭”的一声分散开来,躲在“狼棘柴”里东一丛,西一丛,让人无所适从。

  沿景区石阶长廊登上龙井宫前的观景亭。雪积山在拉升至869米时便缓缓放慢了山势。崇山峻岭延绵起伏,大地之色漫延过鲜绿、草绿、黛蓝、淡蓝……直至天地一色。芒草沿着山坡慢慢悠悠地长着,长过阳春三月,长过七月流火,一直长到秋高气爽。那时,满山的芒花仿佛一夜之间都开了。一阵风起,紧接着,又一阵风起,芒花像雪一样轻,像雪一样飘,随着秋风轻轻地摇曳于天地之间。飘飘扬扬,风会带着芒花去流浪,也带着你的思绪去流浪……

  二

  然而,有那么一段时日,听说是在明嘉靖年间。这片土地上,泽雅、藤桥以及毗邻瑞安等方圆几百里,雨水一别数月,杳无踪迹。它消失得那么决绝,滴水不漏,全然不顾乡民的温饱生存。稻田龟裂,沟渠见底,庄稼颗粒无收,花草树木奄奄待毙。

  日渐焦虑的期盼里,大石垟林氏弟子请来了永嘉卢岙的“卢氏娘娘”,祈求娘娘奏本天庭,早降甘露以解万民之苦。求雨之时,刚还烈日炎炎,一会儿天上就乌云翻腾,金光万道。一滴、两滴、三滴……紧接着,磅礴大雨倾盆而下。“扑通”“扑通”,乡民喜极而泣,纷纷跪倒在泥水里,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卢氏娘娘显灵了,卢氏娘娘显灵了……”整整三天三夜,这片大地沉浸在畅快淋漓的雨水之中。

  龙井宫便始于这一场求来之雨。这场望穿秋水久别重逢的甘露滋润了乡民的心田。他们争相奔走,出钱出力,雕梁画栋,要在“龙井”为卢氏娘娘建立一座宫殿常年进香朝拜。从那以后,龙井山麓,便时常云蒸霞蔚,云雾迷蒙。遇上阴雨,这龙井山麓便风里来雨里去,着实让人难以分辨这风云变幻的云雾,是来自天上?抑或人间?

  只是那龙井宫的寻常梁木终是敌不过长年累月的风刀霜剑,清同治六年重建,民国五年又再次修建。那次全部改用石料修建,精雕细琢,层层垒砌,成为名副其实的“石殿”。流连于殿内,即使阳光充足,也总是在殿外日出日落地来回徘徊。薄暗幽微的光里,淡淡的阴翳在石殿里一层一层地潜行暗渡。

  三

  卢氏娘娘端坐于石殿之内,案头供着一柱香,袅袅缭绕,那么轻、静、幽。祈福之人眸子里摇曳着烛火,放轻了脚步,放轻了言语,生怕不恭的声响惊扰了这一缕轻烟的传递。神龛之下流着一眼细泉,祈福之人小心地舀了一勺水喝下,或是装在自带的瓶子里带走,希望娘娘的“仙水”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清心明眸。泉眼无声,细水长流,昼夜不歇。送走了春夏,迎来了秋冬;送走了斜阳,迎来了星辰。

  在啾啾的虫鸣声中,“龙井”也迎来了一天最静谧的时刻。冷月孤星,苍穹清明。撒落在龙井山坡上的奇石渐渐从夜色中浮现出来。山峰之上,草丛之中,三五岩石高高堆叠,形只影单的“刀鹰”(岩)垂翼而栖,鹰喙紧闭,神情肃穆地眺望着遥远的西方。另一个山坡上,月光的清辉勾勒出另一位“仙人” (石)茕茕孑立的背影。亿万年前的一次偶然挣扎,奇石从海水中慢慢地站出来,它凝望着脚下这片即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凝望着四季轮回里的风、花、雪、月。冷冷清清,寻寻觅觅,渐渐明白在时光的长河里,冷月清风才是它最长情的陪伴。

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