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瓯园  -> 正文

好花知时节

分享到: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6月01日

  王玮康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其实,好花也是知时节的,清明过后,两三场雨一下,瓯柑树一夜之间,便冒出星星点点的白米粒,含苞欲放。三五天后,这密密麻麻的小米粒陆续打开心扉,安静、坦然,接受天地灵气和风雨洗礼。

  瓯柑花蕾虽然孕育得很多,但最终成为美味瓯柑的却是区区可数。有的还没等到绽放,就已经枯萎,这约占了一半。花苞灿然一笑,开成花朵,已属于幸运儿了,小花能结出小果的,也就十分之一,更多的花儿零落成泥。成了小果子,也不能得意,大自然的考验、病虫害的侵袭、人工疏果……还在前头等着。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终成“集百千宠爱于一身”的大果,从花蕾算起,可谓是百里挑一。

  此刻,我正穿行在三垟街道的下垟村。严格讲,这已不是一个村庄了,没有了人,大部分房子被推倒,成了起伏嶙峋的废墟,只剩拱桥边上几座孤零零的房子矗立在路旁。三垟境内,河流纵横交织,把陆地切割为160多个“小岛屿”,被称为温州城区的“绿肺”。因为建造三垟湿地公园,湿地内的所有村庄,都将整村拆除。三垟是瓯柑的原产区,这里的瓯柑保留了最为纯正的风味,初食时有微苦味,后转甘甜。有诗人赞道:“先苦后甜堪品味,个中三昧似人生。”一旦出了这片区域,瓯柑苦味不足,酸味过重,甜度下降,味总是少了那么一点劲道。台湾诗人颜艾琳品尝过三垟瓯柑后,留下诗句:“几乎是橘子、蜂蜜、/江南的水、海边的咸风、/松软的土壤、农人的爱抚/所捏成的果汁饺子”,对瓯柑诗意的表述,此诗再妙不过了。

  这次三垟之行,我是陪友人来的,他是一个地域文化研究者。友人一直担心,随着湿地公园的建设,村庄的拆迁,这一片瓯柑林是否也随之消失?他一直认为瓯柑是三垟的文化符号,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瓯柑早就不是水果这么简单,它承载着三垟绿色的生态、丰足的生活、鲜活的生机,是融入三垟住民血脉中的精神,以及心底里化不开的乡愁。沿着村庄原先的水泥路,穿过断壁残垣,再往前走,就是一大片瓯柑林。瓯柑花开正当时,绿叶从中,小白花犹如席卷而来的星辰布满了夜空。微风吹过,暗香浮动,深吸一口,沁人心脾。瓯柑花香,这应该是初夏的味道,那漾动的香气,你摸不到、捂不住,就像穿着花裙的小姑娘,在你跟前轻盈飘过。道路的尽头,坐落着仙平禅寺,寺门紧闭,只有几条看门狗,因为人的到来而兴奋不已,从铁门底下探出头来轻吠。寺庙临水而建,河边有人垂钓。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宁静,柑林、花香、古寺、钓翁……如果你不顾及身后躺下的村庄,或者视线再远一点,放眼500米外车水马龙的城市快速道——瓯海大道,这完全就是一幅和谐的江南田园风光图。

  友人跳下路坎,走进柑林深处。时而靠近柑花,深吸一口,陶醉在大自然的馈赠中;时而轻叹一声,低声呢喃。因为湿地公园建设的事情,我跟他有过一次争论。他认为人类的强势介入,会在湿地堆砌许多人工风景,破坏了自然的水乡风光,甚至毁了这片瓯柑林。而住民的搬迁,会割断社会风情、历史文脉,继而摧毁村居记忆,这是对地域文化的极大破坏。我却不以为然,三垟早就不是原生态的三垟,城市化的滚滚车轮,已把这个江南的“威尼斯”碾压得伤痕累累,以无纺布和五金紧固件业为主的家庭工业作坊遍布村居,污染源随处可见,湿地生态岌岌可危。借这次建造湿地公园的机会,把湿地范围内的所有住民进行搬迁,然后整体规划建设,才能彻底恢复三垟江南水乡原有的风貌。争论没有结果,在这柑花飘香的季节,不如去三垟走上一走。

  正是午后时光,暮春的太阳已经有些威力,田间不见柑农。我们往回走,在近村庄的路旁,遇上了老金夫妇,他们正在路旁采摘车前草,这是一味农家常用的药草,具有利尿、清热、明目之功效。老金伯今年80出头了,种了60多年的瓯柑。他说,改革开放前为生产队种,上世纪八十年代承包到户后,为自家种,那时候就指望着这几亩瓯柑园养家糊口,一年365天,天天围着瓯柑转。春季除草施肥、挖垄开沟,夏季修剪疏花保果,秋季除虫治病,冬季挖塘泥培土,没得空闲。辛苦一年,收成好坏还得看采收、储藏和销售。每年的11月下旬,小雪前后两天,要抢晴天把瓯柑采收完毕。然后,把储存室清理消毒,铺上干稻草,把瓯柑一层层叠起来,高度到膝盖处就差不多了。贮藏40天后,瓯柑果实的皮色已由绿转黄,风味渐入佳境,就可分批销售了。老金伯说,那时候都是划着船,到市区小南门码头上岸,然后挑着瓯柑,走街串巷,非得把一挑箩的瓯柑全卖了,才会回家,回到家里经常已是夜深人静。老金伯哈哈一笑说:“虽然辛苦,但是我们还得感谢瓯柑,它是三垟人的命根子啊。靠瓯柑把4个孩子养大,现在他们都事业有成,我都当太公了。”

  我问,现在建湿地公园,整村搬迁,村民们支持吗?没有了瓯柑园以后怎么办?老金伯干脆坐在路边的石头上,说了起来。

  让我们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想不通,但政府的征迁政策很优惠,办得又是建公园的大好事,将来的三垟肯定比现在漂亮,况且政府把我们安置在三垟边上的三郎桥社区,公园建成后,我们社区是离公园最近的,这件事我是举双手赞成。至于瓯柑,现在年轻人就业门路广,早就不用依赖瓯柑生活了。听说政府也已经做了规划,将保留1500亩的瓯柑园,引进农业企业,进行专业的一条龙开发,还会招收本地的柑农,成为柑园的工人呢。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霎时馨香入怀,我和友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走归!走归!”

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