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仙岩山积翠峰下陈傅良祠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07月16日

陈傅良祠

  陈丹 文/摄

  仙岩风光秀丽,人杰地灵,历朝历代吸引了众多的文人墨客驻足于此,陈傅良便是其中熠熠生辉的一位。陈傅良(1137年—1203年),字君举,号止斋,人称止斋先生,南宋著名学者。青年时曾以教书为业,后中进士,官至宝谟阁侍制,卒谥文节。陈傅良是永嘉学派的先驱,为学主张“经世致用”,反对性理空谈。南宋光宗皇帝曾给陈傅良赐联:“东瓯理学无双士,南宋文章第一家”,高度评价了陈傅良的成就。

  壹

  近日,我和朋友驱车又一次来到了仙岩风景区。此行不是为了一睹历史悠久的东瓯名刹圣寿禅寺的风采,也不是为了去看一看名扬天下的梅雨潭的“女儿绿”,只为走近一位历史文化名人——南宋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学者陈傅良,实地踏访陈文节公祠(陈傅良祠)。

  陈傅良曾在仙岩山脚下,仙岩寺(圣寿禅寺)旁读书讲学、设馆授徒,创办了“仙岩书院”,积年教学,使得他声名远播,甚至上达天听。绍熙三年,宋光宗召时任吏部员外郎的他,特意谈及:“闻卿在永嘉,从学常数百人。”我们踏访的这座陈文节公祠就是为了纪念陈傅良的这段讲学经历和文化功绩而建。这里原名止斋祠,始建于明弘治年间,原址在梅雨潭旁“读书台”,陈傅良当年读书的地方。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重建时迁于今址,清同治六年(1867年)重修时改为陈傅良祠。民国初年重建,1993年又修复了一次。2010年,当地政府予以大规模重修后名为“陈文节公祠”。

  到达仙岩风景区入口处,向当地人稍一打听,很容易就找到陈文节公祠。仙岩山积翠峰下,古刹圣寿禅寺旁,一座青瓦灰墙的院落背靠着青翠山峰,与相邻的寺院建筑相融在一起。陈文节公祠占地约700平方米,坐北朝南,中轴线上依次为门房、正殿、东西厢房。门房和正殿皆面阔五间,达16.6米,门房进深两间,通进深4.5米。正殿进深四间,通进深10米。漫长的岁月洪流中,经过一次次的重建和修缮,该祠早已不复最初的风貌,但是散发出来的那种宁静安详的气质和简朴清雅的韵味依旧不变。

  贰

  可能是墙壁粉刷过的缘故,我觉得眼前的陈文节公祠跟想像中的样子不同,少了一点岁月积淀的悠远和古意。但是,祠前的一对古朴石狮,嵌入墙壁的石碑,还有长长的一直延伸到正殿的石板甬道……多多少少让我们找到了一些寻古思贤的感觉。

  第一进台门上有一副对联“山中檀越天下贤人”。清康熙初,陈文节公祠年久失修,仙岩寺的主持天目和尚便拨寺银予以修葺,并书刻此联榜于台门,赞颂陈傅良,此事当时传为佳话。这位天目和尚不仅修缮了陈文节公祠,还筹资建了慧光塔,再度中兴仙岩佛门。

  第二进台门上横刻“经世致用”,两边刻联“东瓯理学无双士南宋文章第一家”。“经世致用”四个字概括了陈傅良的思想,即“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必须对国家有帮助。”“东瓯理学无双士,南宋文章第一家”则是宋光宗皇帝为赏赐陈傅良而撰写的一副嘉联,充分肯定了陈傅良的学术思想和地位。

  穿过台门进入正殿,正殿空间虽不宽敞气派,却弥漫着书卷气息。一块由当代书法家林剑丹书写的“光腾玉宇”的匾额高悬于殿梁之上,这四字也将陈傅良的理学思想精神和人格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中堂上的陈傅良塑像,神态怡然地端坐着。左右厢房则被改造成了东西两边陈列室,东边展示了陈傅良的生平事迹,西边展示了陈傅良与永嘉学派的渊源。

  叁

  轻轻走在陈列室中,通过文字和图画,陈傅良的身影和人生脉络在我们心中逐渐清晰。幼时,父母双亡,由祖母抚养长大,家境贫寒;少时,陈傅良勤奋好学,刻苦读书,经常通宵达旦;年轻时,文章出众,教学得法,慕名从学者众多;36岁时中进士,为官后仕途坎坷,屡遭嫉恨诽谤,伤心失意,告老还乡。

  陈傅良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从事教育工作,很早就在鹿城、瑞安一带教书。两次罢官、一次辞官之后,皆在家乡风景秀美的仙岩山脚下设馆授徒,著书立说,培育人才。在这里,他不仅为温州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学生多为永嘉学派的佼佼者,且多精于史学。在这里,他还承前启后发展了永嘉学派,弘扬永嘉事功学说,竭力主张“为学必须务实”,推崇“经世致用”之永嘉学派理学精髓,是永嘉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

  他的学生中著名的有蔡幼学、曹叔远等,而永嘉学派之集大成者——叶适,虽不是陈傅良的正式弟子,但他十岁左右就向陈傅良问学。他在《陈公墓志铭》中说:“余亦陪公游四十年,教余勤矣。”陈傅良传播学术思想,为叶适开导铺路,积蓄了充足的思想养份。最终,叶适继承和发展了陈氏事功学说,形成与朱熹道学、陆九渊心学三足鼎立的永嘉学派。

编辑: 马慧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