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瞿溪印记:石岩屋红枫古道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8年11月12日

  陈雪蕾 文/图

石岩屋

  深秋,石岩屋红枫古道最美的季节到来了。我对枫树情有独钟,因为枫树林里曾留下我童年的欢乐,枫树下就是我儿时的天堂。作为一名瞿溪人,遇到老朋友,哪怕多年未见,一见面只要说想去哪儿走走,总是会脱口而出,去石岩屋吧。石岩屋承载了瞿溪人对瞿溪割舍不下的浓浓故乡之情。

  小时候,我在课本上读过《香山红叶》,心中一直对那“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景象充满向往。这几年我也走过不少地方,觉得人的见识总要经历一些不同文化的洗礼,再来重新审视看过的一切,才会得出不一样的感受。但是,我对石岩屋红枫的深爱却是始终如一,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情结。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石岩屋红枫的枫叶,好像瞿溪的秋天没有枫叶就不能算是秋天似的。尽管不知多少次走过石岩屋红枫古道,只要朋友相邀去石岩屋走一走,我还是会欣然答应。

枫叶正红

  石岩屋红枫古道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千年古道,这里的红枫景致虽然没有那种漫山遍野的气势,但目之所及也是分外灿烂。沿着石板路一路拾阶而上,倾听古道边上潺潺的溪水声,给人的感觉甚是清凉。秋风微凉、枫叶正红的时候,枫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不时有枫叶从树上脱落,飞旋于半空,慢慢落在地上,片片红叶撒满了小路,在阳光照耀下呈现出一片金黄,美轮美奂。一棵棵高大的枫树,耸立着,交错着,随着古道蜿蜒而上,令人突然想起了陶渊明的“落英缤纷,芳草鲜美”,一派盎然的秋意款款而来。古道错落的石板上,每一步都是岁月雕琢的痕迹。漫步在古道之上,抬头是满树花火,低头是石板清幽。来到一转角处,突现一块大石,石块上刻有一幅象棋格子,不注意看常常会被人忽略。也许,这是古人在此停留歇脚之时,曾与同伴对弈解乏所留下的印记吧!

  古道并不算太长,大约用了一小时就到石岩屋了。一块无比巨大的岩石下,借助天然的岩顶围起的房屋,故称“石岩屋”。石岩屋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那块充当屋顶的岩石却很庞大,让人感觉仿佛底下的小屋根本不可能承受住这样的重量,随时都会被巨大的山岩压垮。但是,石岩屋就是这样“岌岌可危”地存在着,无惧岁月侵蚀,无惧风吹雨打。也许,每个人见到它,都会不由自主叹为观止;每次见到它,都会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此时,使我回想起儿时和伙伴们一起在石岩屋生起火堆,烤着地瓜,拿着火棍,吹着火种,一脸土灰的样子。当时的我们无忧无虑,快乐无比。每当开同学会的时候,大家还是会乐此不疲的谈起那些事,共同的记忆一刹那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经过一小段土路,路边长有高高的芦苇,沿着这一卷秋色继续向前,转到一条公路上。沿公路向左再走一二百米,便看到了一座由灰色条石堆砌成的类似于山门一样的“建筑”,这就是古城墙-分水城。其实,这个城墙在北方人眼里并不能算是高大,仰望过巍峨的前门,只能说这道古城墙有些玲珑小巧。分水城不大,但有别样的风情,南方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小城寨。稍显破落,却能看到岁月青葱,掩藏着一种历史弥留里特殊的韵味,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种风情。

分水城

  分水城的历史十分悠久。据文献记载,在交通相对闭塞的年代,这里曾是从瑞安去往瞿溪的必经之路。瑞安的各种货物通常经由此处运往瞿溪集市贩卖。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历史,就会缺少一份厚重感,风情也向来都是岁月的积淀。正因如此,站在如今寂静的古道上,仿佛能看到往日的喧嚣和热闹。古道的石板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破落,而岁月正如孔子所言“逝者如斯夫而不舍昼夜”,回首再看绵延的又若隐若现的枫林,好像繁华与寂静的相容也不过如此了,热烈的颜色也在过往的尘埃中显得明亮又柔情。

红枫古道

  红枫古道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独一无二的。不论何时回乡,永远都是休戚相关血脉相连,乡情乡音都是不会变迁的永恒情愫,一草一木都是我心中不可替代的思念。回想从前,一直以为自己爱着的是秋天的枫叶,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爱着的不仅仅是枫叶,更是心目中永远的故乡和纯净的过往。无法言语的亲切感,不论何时何地都能给我力量,原来自己竟是爱得这样的深沉,就像古道上的枫树那般热烈火红。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