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白云忽过青林出 一角斜阳贺监祠

——寻访大罗山罗丰古村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9年05月27日

■周胜春 文/摄

  在大罗山游步道的入口右侧,竖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石碑,上面刻写:“罗丰古村落”。石碑上尖下宽,两边竖斜下来,形如一座山峰,直指云雾缭绕的山峰。吸引我们的,无非是“古”字,感觉有些神秘,还有一点惊奇,还莫名想起了“白云深处有人家”的诗句。在一个春意盎然、阳光明媚的周末,我们放开脚步,不惧艰辛,寻访大山中的古村。

远眺罗丰村

  一

  人间第二十六福地——大罗山,人们上山的主入口是一条古道。中国的名山大川福地很多,能排到三十以内,自有可贵之处,特别是历史渊源肯定悠远长久。可以想象,古时候从此道登上山的名人隐士应当不在少数。如今的大罗山更是远近闻名的休闲好去处,平均每天都有上百人上山。

  一路上,我们的鞋底一下一下触碰着石条排列整齐的古道,尾随着三三两两的行人,也是轻裘快马,看尽春花。两边古迹遍布,古泉和路亭或隐蔽或露头,自然也有古树榕樟参天。规模宏伟的实际寺建筑群落,就建在右侧的山脚。同侧的金锁岭,曲径通幽,神秘莫测,充满探秘的诱惑力。

  快到村落时,我们见到了电视新闻报道过的“伊凡亭”。这座凉亭见证了一位外国人“伊凡大叔”多年风雨无阻的善举,亭名由马亦钊老先生题写。伊凡大叔本名为伊凡·戴维斯,澳大利亚籍,是温州大学瓯江学院外教。在温6年,他每周日上大罗山捡垃圾,市民亲切地称呼他为“大罗山的环保卫士”和“捡垃圾的洋雷锋”,还将山上一座凉亭命名为“伊凡亭”,以纪念他的善举。凉亭柱子上有对联:“挚爱无疆伊人原不隔秋水,风流凡事从来起头难”,里面包含“伊凡”二字,也包含了人们对伊凡大叔的敬意。亭子里面张挂着一块木匾额,上面把伊凡的善行称之为“大罗山最美的风景”。

伊凡亭

  二

  罗丰村建在快要到山顶的一块山体上,从此点看四周各座山的最高峰,仅只咫尺之遥。整个村落高低起伏,约100来座房子依势而建,或矗立山头,与山峰比肩;或倚在山坡,与秀美相携;或坐在坡底,与安宁相伴,掩映在一片苍翠之间。村里的房子大多建于解放前后,罕有新建筑,都在一到三层之间,黑瓦石墙或者白砖砌垒。在村落北处一个小山坡上,还建有一段长约20来米沿地势高低不同的古石墙,颇似古代的城墙,上面荒草丛丛,黄土覆盖。石头是村中建筑的绝对主角,每一座房子的两侧外墙都筑着厚厚的石头,内侧墙也大都如此。大罗山是一座石头山,对面耸立的山峰,裸露着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它们姿态万千,浑然天成。这让我想起楼兰古城、古罗马以及吴哥窟,是石头让它们延续千年。

  在如绿海一般的矮树林之中,最南侧即面对城区的那一幢房子,从结构上看,已到耄耋之年,只露出了脖子以上的部位,可以肯定它是建在了石头上。面对着坡度慢慢向外倾斜下来的万丈悬崖,心如止水地和着云卷云舒,任岁月的光华在身上流转。沿着一条小石子路进去,两边房子的前后院落和自留地里,种满了杨梅树和蔬菜。一簇簇小草遍地丛生,还有一条条野草莓枝从石头缝里伸展出来,青色的果实在枝叶下面深藏不露,这种野果可是我们小时候的一种重要零食。几户人家院子里的三两枝桃花也已盛开,未到极盛,小瓣的花朵却是正当青春。小苔花静静的安伏在地,象红地毯一般铺满了两边。虽然没有犬吠,但刚苏醒过来的虫子就轻声欢唱,和着院落中传出来的雄鸡“咕咕”叫声此起彼伏,满是田园之声。从高山沿村落西北两侧冲下来的两条溪流,一条如巨龙昂首倾泻而过,冲击在巨大的石床和旁边成堆的小石头上,隐隐有雷鸣咆哮之声。另一条则是涓涓细流,在小水浃之间飞花四溅,咚咚之响声声入耳,如鸣佩环。古石桥边的古榕下,一个小水潭水质清洌,白鹅、黄鸭从岸上摇摇晃晃,突然“扑通”一声跃入水中。人们行走其间,不知不觉就沉浸在了这一派“林下水声喧语笑,岩间树色隐房栊”的意境当中。

  三

  每一座房子前都有小径与外部连接,小径弯弯曲曲,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三进宏伟的卧云寺就躺在大溪流旁边,溪流上有一条小桥通行。卧云寺有对联:“名山望远群峰堪观秀,宝刹居高万木尽争荣。”寺院西侧外墙上,写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言,是诸佛教”,据说是书法大家启功的手笔,落款用了“敬书”,可见此偈言的人生哲学意蕴深长。龙头自然村路口有一间老房子,可以说是老古董了,歇山顶、石头墙、木圆柱,供奉着一尊神像,里面漆黑一团,看不清楚是何方神圣。村子里还有一些败落的房屋,估计是没人居住和打理了,四周长满了青草,给人一种“城深草木深”的苍凉感觉。但是,那房梁、石墙、雕花木门等残骸,还是能让人想起了悠远的岁月,古老就是历史,就有价值。

  村尾建有一个李氏祠堂,门神把门,楹联镶刻“陇西渊源远,浙东世泽长。”陇西是指甘肃省东南部黄土高坡中部一带,浙东就是指温州了,可以判定该村李姓的祖先和遥远的甘肃那一带有一定的渊源。唐高祖李渊是甘肃天水人,李氏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对此地的李姓进行追溯,应该会有沾亲带故的可能。李氏祠堂整个建筑雕梁画栋,乌黑色调,透露出浓浓的宗庙色彩。

  另一条古道与该村的联接处,是龙王水库。水库约有3000多平方米的水面面积,在此崇山峻岭之中,犹如天上神仙落下的泪珠,在地上化为了一颗明珠。水的尽头处与山涯接壤的岸上,还建有一座佛教庙宇,几幢建筑物似乎浮在了水面上,极易想起海市蜃楼的奇观。堤坝的另一头建有供游人休憩的迎丰亭,通体为石头所制,其为六角圆顶,亭柱子有“迎祥社旺尧天舜日,丰穗仓盈万象更新”的对联,是多么美好的愿景。站在堤坝上转身向下望,城市、道路、高楼、塘河、湿地一览无余。回过头看,绿水滟潋,碧波万倾,还有水面上倒映着的悠悠青山,使人一下子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环山公路从山脚下一路逶迤、盘旋着来到了村子中央,彻底打破了古村“养在闺中人不识”的窘境。沿着公路驾车来到罗丰古村,虽然会错过一些风景,少了一些攀登的乐趣,却能让更多人领略到了古村的胜景和魅力。站在村口回望古村,一缕缕炊烟接上了澄澈天空的云朵,整个村落氤氲其中,载浮载沉,我不由地看痴了!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