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画手惟君妙入神

——忆吴思雷二三事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9年06月03日

  ■冯强生

  腾腾尘土闭门中,

  但说龙湫口不空。

  怪底君心无物竟,

  只应吾道坐诗穷。

  片云过海皆残照,

  新月当楼况好风。

  莫负明朝试樱笋,

  一生怀抱几人同。

  这是画家吴思雷的父亲鹭山翁,抗战时期亲笔写在琦君笔记本上的一首佚诗。吴思雷曾据此画了一幅樱笋图,并题上此诗,由我托回乡台胞将其捎给琦君,以期引起她的思乡之情。不料,那时琦君已经移居美国,未能收到此画。2001年10月下旬,琦君首次踏上回乡之路,吴思雷再画此图,并在琦君亲友见面会上,亲自将画交到了琦君手里。琦君对此画爱不释手,深情回忆起半个世纪前,她同夏师、鹭山先生和无闻兄妹在一起时亲密无间的友情。接连几日,亲友们频频相聚,乡情感染着年迈的琦君,她说:“这样浓浓的乡情,我应该早日回来的。”

  吴思雷笔名渊默,号游艺斋主,诗人吴鹭山之子,擅长中国画,尤工山水。我是在“文革”时期与吴思雷相识的。他那时在教育局群众组织的宣传组画画写写,定期刊出大批判专栏,画了写了贴了,贴厚了就撕下来拿回家烧火。他有一次别出心裁画了许多挨批判的名家大画,有齐白石、潘天寿、黄永玉等人的名作,只是加上淡淡的大红叉,贴满人民广场前面钟楼的四周,名其曰:“批黑画”,实则是国画佳作大展览,围观者众,让人记忆深刻。在那个优秀传统文化惨遭摧残的年代,他极为难得而又巧妙地向人们展示了传统国画的艺术魅力,提醒人们善待优秀的美术作品。其实,那时他已暗暗地开始揣摩黄宾虹山水画笔墨黑密厚重的妙谛。

  我从事对台工作十余年,吴思雷的画作也成了我对台交流的好帮手。凡有重要台胞来访,我都以他的画作相赠。他的山水画笔墨娴熟,技艺高超,雁山瓯水在其笔下寓情于景,以意动人。他的画作既是对台宣传家乡的好载体,也是礼轻意重的馈赠雅品。当时只花一、二百元的画作,保存到现在,至少增值几十倍。每次我向吴思雷邀画,他都有求必应,然后就认真构思,专心作画,沉醉在他自己的艺术世界中。

  1991年,著名台胞何朝育先生携巨资来温,热心捐助家乡文教事业。当时我担任家乡台办主任,正在为送何先生什么有意义的礼品而发愁。突然想到,何先生出生于三垟湿地池底村,何不请吴思雷画一幅池底村全景图送给他作礼物?我想何先生应该会喜欢这份来自家乡的特别礼物。打定了主意,我专门陪着吴思雷乘河轮到池底村写生。中午几大碗黄酒下肚,在回程的船尾板上,他时躺时坐,大喊大叫,回家即呼呼大睡。据他夫人说,那天夜里他酒醒起床,随即铺纸研墨,拿起了画笔,《三垟池底村即景》一挥而就,浑然天成。这是一幅4尺整张横幅池底村俯视全景图,也是吴思雷唯一运用俯视构图所画的作品。此画完美成熟,很见功力,不输宋文治、钱松嵒等太湖画派名家的水准,而且处处实景意有所指,简直是充满激情的神来之笔。我将画送给时隔40多年首次回乡的何先生后,他马上认出了大榕树、关帝庙、老祠堂。他还问:“我家的老屋在哪里?”我忙说:“被柑橘树挡住了。”一问一答之间,一下子就拉近了何先生同家乡的距离。那几天,何先生住在宾馆里不断地拿出此画欣赏,回台时还再三叮嘱不要忘了将画带回。后来,我又请吴思雷画了两幅《池底即景》,一幅送给台北温州同乡会,一幅挂在啸秋中学。几年之后,在啸秋中学落成典礼上,我向何先生介绍了吴思雷,何先生拉着他在画前照了相,还摸出一迭现钞,要往吴思雷的衣兜里塞,可见此画在何先生心目中的份量。我几次赴台,都看到这画就一直挂在何先生寓所。何先生捐赠温州一亿多港币,并捐赠池底村盖了小学、中学,应该也有吴思雷先生的一份功劳。

  吴思雷才华出众,不仅擅长书画,还潜心研究画史画论,颇有建树。他整理出版的著作主要有《“画筌”和“画筌”析览》《宾虹先生“画学篇”注释》《谈谈笪重光的“画筌”》《一代词宗夏承焘轶闻》《雁荡诗话》等。吴思雷在《一代词宗夏承焘轶闻》和《雁荡诗话》中,多次写到父亲吴鹭山和夏承焘先生之间的深厚交情,他自己也对夏承焘先生非常推崇和敬重。夏承焘先生辞世后,他帮助无闻姑母参与了夏师的文集整理,并请苏渊雷为位于千岛湖的夏师墓题写了碑志。1986年,吴思雷的父亲鹭山先生逝世,经过他的多方努力,获准在净名谷龙头岩崖壁上,凿一方洞为墓穴。苏渊雷撰写的墓志铭石碑嵌于其上:“……梅溪不作谁健者,鹭山崛起其诗孙。灵湫绣岭葬诗骨,文光灿灿凌高云。”吴思雷的孝心,有意无意间为两个风景区点缀了千古诗魂的凭吊处,光风霁月,山水显灵。

  吴思雷性情豁达乐观,喜好绘画,喜好喝酒,也很喜欢交朋友。他的画友酒友众多,不分阶层。在他面前只要请画赏酒皆友,从不计较润笔高低多少,有画画,有酒吃,即乐此不疲。他曾在《温州日报》发文《漫话温州艺术市场》说到:“在创作过程中慎莫削弱精品意识,同时要按商品社会的经济规律,恰当地给自己的作品定价,力求做到不卑不亢。”他游泽雅而画的西雁风光,游藤桥雅漾画的风景,都堪为景区做的免费广告。他时有流露真性情的遣兴之作,只要有人喜欢,即大手一挥相赠,不忘题上款识。一次,一幅墨色淋漓、满纸红澄的横条摆在画案上,似是酒后涂鸦,他题曰:“赤壁梦遊图,辛未嘉月,游艺斋晴窗随心所欲,写此遣兴也。”我一见心喜,连声说好。他随即握管醮墨题上:“强生仁兄莅吾寓聊天,见此图喜爱不已,因贻请正。”事后经装裱,越看越有味,是难得的一幅精品。

  有一次,原市展览馆馆长、画家郑士仰在四尺整张宣纸正中,画了一个静坐合十的老僧,吴思雷挥毫两下三下补上松石,题了偈语,并题上一直在旁的阿L君撰的新禅语:“求禅自不拜佛,戒酒却不吃素。我求我自心静,慎修邪念自消。”我拍手叫好,他即题上强生请赏供养,眼也不眨一下就送给我了。这也是一幅难得的三人合作佳品。

  吴思雷是诗人之后,有不错的古典文学修养,但他从不写诗,大概是嫌平仄麻烦,不宜抒发胸臆吧。可是有一次,我却看到了几句齐整的五言,被他草草地涂在废纸上。轻轻一读,竟然是一首颇有情趣的小诗,形象地记录了一天夜晚,酒友恣意作乐的生动情景。我艳羡口福乐事之余很是赞赏,他即在现成裱好的琴条上,抄录一遍赠我。这可能是他唯一存世的自书诗作了,尤显珍贵,特录于下:

  琼楼未尽兴,移盏王朝边。

  簷溜湿项背,好个不夜天。

  友朋恣谐谑,乐趣超盛宴。

  尽瓶鬼也怕,拍案谁不癫。

  难得汝作主,人间第一仙。

  吴思雷书画作品(瓯海区博物馆馆藏)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