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戴在鹏小学和戴在鹏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9年06月14日

  ■翁德汉 文/图

  每每车子在丽岙和南白象之间的104国道上经过,我指着丽岙街道下川村对儿子说:“爸爸曾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年。”儿子问:“爸爸,这个村子看上去不大,你在这里干什么工作啊?”我回答说:“在戴在鹏小学当老师啊。”儿子很惊讶,他说:“既然是下川村,为什么不叫下川小学,而叫戴在鹏小学呢?”当年的我,也是这样想的。记得有一年,学校做校服时,校长突然想起校名这个问题,打电话过去,要对方切记校名是“戴在鹏小学”。对方说电话来得真是及时,“下川小学”四个字的模版都做好了,第二天就要印上去了。

戴在鹏小学教学楼

  从1994年到2016年,这是一个长达22年的温暖故事,如今依然在延续着。

  下川是一个人杰地灵的村庄,位于丽岙划归瓯海之前的温州和瑞安之间,古称霞墩、霞川。永嘉太守谢灵运在温州游山玩水时写下了《游赤石进帆海》:“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水宿淹晨暮,阴霞屡兴没。周览倦瀛壖,况乃陵穷发。川后时安流,天吴静不发。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溟涨无端倪,虚舟有超越。仲连轻齐组,子牟眷魏阙。矜名道不足,适己物可忽。请附任公言,终然谢天伐。”谢灵运诗里所写的水,是下川村外温瑞塘河里的水,向北的流向瓯江,向南的流向飞云江。人们可能想把下川村比作朝霞下大河入海之地,这便是霞墩、霞川村地名的寓意所在,再后来为了书写方便就把霞川简写为下川,此名一直沿用至今,但人们口头上还是习惯用方言将其唤作“霞墩”。戴在鹏小学建成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95年,我从师范学校毕业来此任教,到1998年调离,呆了整整三年。尽管我离开二十多年了,曾经的同事、学生让我念念不忘,更让我记在心里的是捐资助学的戴在鹏先生。

戴在鹏小学里的六角亭

  前段时间,我特地从104国道线上拐到下川村,来到戴在鹏小学。虽然是上课时间,但却未闻读书声,且门被关着,于是我来到了住在学校边上的退休教师潘爱华家。潘爱华老师工作认真,爱校如家,当年我在这里工作时,只要一有事情就会去找她,如今依然。潘老师告诉我,戴在鹏小学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撤并到丽岙二小去了。她说,1994年以前,下川小学是一所破旧的房子,就在戴在鹏小学边上,你当年有没有进去过?那时候就已经是危旧房了。潘老师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单层的木瓦建筑,地上堆的都是垃圾,已经破败不堪,且感觉阴森可怕。进去了一次之后,我就从未去过。潘老师说当年的房子虽然修修补补,但只能勉强支撑。下川小学有着比较久的办学历史,在解放前就已经有了。1935年3月出生于下川村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戴金星,1944年9月至1948年8月就是在这小学读书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村里有识之士向旅居荷兰,当时已经60多岁的戴在鹏先生提出由他捐赠一笔资金,村里负责土地征用,建设一幢新教学楼,并依照任岩松中学的模式,将下川小学改名为戴在鹏小学。大家之所以敢向戴在鹏先生提出,是因为对他的了解。早在1970年代,戴在鹏先生就捐资2万元,购置大型拖拉机2台,赠送给下川村集体发展农业生产。那时候国家还没有改革开放,就算1980年代万元户就已经算很厉害了,而戴在鹏就捐了2万元。这个数字,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让人觉得吃惊和意外。

  对于下川村的校舍情况,戴在鹏先生也是比较关注的。有人向他提出此事,马上就答应了,于1993年出资55万余元,建设了一幢三层9个教室3个办公室的教学楼。我查了下资料,1993年,温州市区旧城区均价在1400元/㎡左右,公有住房价格为750-1500元/㎡。也就是说,这55万元当时可以买4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了。潘爱华老师说,戴在鹏先生对下川村教育事业支持这么大,但个人却很节俭,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来往于温州市区和下川村之间,都是乘18路公交车的。

下川村宣传栏上介绍戴在鹏

  为了看看我曾经工作过地方,第二次,我又来到下川村,这次顺利走进了原来的戴在鹏小学校舍。那幢三层教学楼如戴在鹏先生的精神,依然矗立在下川村的一角。最中间的“戴在鹏小学”五个字经过二十几年的风吹雨打,虽已退色,却依旧高高挂着。教学楼前面的五星红旗也不曾改变,迎风而立,右边的雪松已经长得和楼一样高了。曾经的升旗仪式,孩子们举手敬礼的情景历历在目。教学楼右前方的六角亭,是孩子们课间最喜欢玩的地方,亦是我最喜欢呆的地方。六角亭里有一碑,上面记载着戴在鹏先生的事迹,这大约是戴在鹏捐资助学唯一的文字记载了。

  其实,戴在鹏先生对下川村的贡献还有很多,2004年为村里自来水事业建设捐了5000元,2007年,村里建设老人休闲乐园,他和家人捐了27.5万元建设长廊,去年还为戴氏祠堂维修捐赠了10万元。

  我是见过戴在鹏先生两次的,第一次是我还在戴在鹏小学任教时,他来到学校;第二次是某一天,我在公交车站头看到他的背影。戴在鹏1930年3月出生,按照温州人虚岁的说法,今年已经90岁了。回国以后,他一直定居在温州市区,我特地电话联系他,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如果早几年还能说出一些来,让我到村里去走走或许可以了解学校建设的一些事情。

  第三次,我又来到了下川村。见到了对戴在鹏比较了解的戴昌荣先生。戴昌荣介绍说,戴在鹏大概是“文化大革命”前的1965年或者是1966年出国的。我很惊讶,戴在鹏是1930年出生的,那时候已经三十几岁了。在我的印象里,都是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才出国某生的。戴昌荣继续说,当时戴在鹏的岳父在荷兰开餐馆了,他出去帮忙,然后自己慢慢的发展起来。

  我算了一下,戴在鹏小学每年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算40人,22年,880人。也就是说,有这么多的人在戴在鹏小学读过书,受过益。可以说下川村里,没有哪户人家不受益。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篇文章,是下川村在法国的华侨写的,就提到了戴在鹏为村里建了学校……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