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在乡村振兴规划编制进程中 一份来自阿坝县的调研与思考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19年06月19日

  ■胡蕾芳

  编者按:去年11月,我区首批赴阿坝东西部协作援建干部从温州出发,跨越2000多公里,来到川甘青三省交界处的阿坝县。经过7个多月的挂职,援建干部们深入扶贫最前线,联系基层群众,积累第一手信息。胡蕾芳是其中一位援建干部,挂职阿坝县发展和改革局,参与阿坝县乡村振兴规划编制工作,经过走访调研,胡蕾芳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感。

胡蕾芳下乡调研走访(右一为胡蕾芳)

  我叫胡蕾芳,是娄桥街道办事处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因东西部扶贫协作来到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短期挂职,参与阿坝县脱贫攻坚工作。我于2018年11月1日来到阿坝县,先后在扶贫开发局、发展和改革局挂职,至今已经7个月。因为在发展和改革局工作,有幸参与到阿坝县乡村振兴规划编制。我协同乡村振兴规划编制专业人员先后调研25个职能部门,21个乡镇、草场。随着调研的深入,让我对阿坝县有更多更全面的了解,感悟颇多。

参加座谈会

  这里地大物博。阿坝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川甘青三省结合部,幅员10435平方公里,和温州市占地面积相当,辖21个乡镇(场)88个村(分场、居委会),县城海拔3290米。境内自然资源富集,拥有耕地15万亩、林地314万亩、草场1321万亩,是一个以牧为主,农牧林兼营的县。野生中药材品种繁多,甘松、贝母、冬虫夏草在国内市场上享有盛誉。全县水能理论储量为147.6万千瓦,可开发量为83.7万千瓦,现仅开发3415千瓦,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年平均日照时间达2535小时。

  这里旅游资源丰富。走在阿坝县,处处是风景,处处蕴含安多藏族文化。阿坝县有以曼扎塘湿地为代表的高原湿地(草甸)生态系统自然景观区;有以莲宝叶则神山为代表的高原山地生态系统自然景观区;有以柯河茸安峡谷为代表的高山峡谷、原始森林生态系统自然景观区;更有以神座景区为代表的“安多藏族文化走廊”人文景观区。

  这里产业落后。阿坝县产业除了农业和畜牧业以外,其他产业几乎为零。全县完成农作物播面105858亩,粮食作物播种面积64964亩(其中青稞59655亩,薯类5131亩);经济作物11776亩(其中油菜籽11651亩);蔬菜20998亩(含绿豌豆),其他蔬菜5438亩;食用菌250亩。牲畜存栏54万混合头,出栏9.9万混合头,肉产量8360吨,羊毛产量64吨,牛奶产量24136吨。然而全县只有3家农产品加工厂。农产品的加工、销售严重滞后。旅游资源丰富,但是旅游基础薄弱,全县没有旅游公司,没有正规地陪导游,部分风景秀丽的地方道路仍未修好。县城通往曼扎塘湿地、柯河茸安大峡谷的道路至今仍在修建过程中。从旅游产业角度来说,阿坝县旅游仍是一片处女地。

  这里乡镇工作环境艰苦。从6月1日开始,我和规划编制工作人员一起调研乡镇,我被乡镇工作人员吃苦耐劳精神深深折服。这里最艰苦的乡镇是被当地干部戏称为“四大监狱”的求吉玛乡、柯河乡、贾洛乡、茸安乡四个乡镇。这四个乡镇分别位于阿坝县最偏远的地方。记得当时去位于青海、甘肃、四川三省交界处的求吉玛乡的经历,早上9点从县城出发,一路向西,至青海省久治县,从久治县沿土路,中午13:30到达求吉玛乡政府。当地干部开玩笑说,来一次求吉玛乡就相当于完成了一次青甘川一日游。当地干部全部吃住在乡政府和村里,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信号。阿坝县的干部大部分户籍为小金、金川、理县、茂县等地,来到阿坝县工作可以说是背井离乡。从阿坝县城出发坐车去最近的理县也要六个小时,更别提在乡镇工作的乡镇干部,他们回一次家非常不容易。

  这里人才紧缺。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艰苦的工作环境,使得阿坝县留不住人才,造成各类人才紧缺。乡镇工作人才紧缺,有点水平有点本事的都调往茂县、汶川等海拔低、环境好的地方。教师、医疗人才紧缺,近几年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和省内对口支援等政策帮扶下,乡村幼儿园建起来了,然而幼儿教师严重紧缺,大部分幼儿园均是临时聘用非专业人员。在乡村医院、学校均缺乏专业人才。产业技术人才短缺,在乡村调研过程中,普遍反映在农业发展过程中,缺少专业指导,导致农业从种植青稞向素菜种植、药材种植转型中存在重大困难。

  这里村级组织薄弱。村干部文化水平偏低,大部分是小学、初中文化水平,而且基本不会使用汉语交流,在调研过程中全程需要双语干部进行翻译。村集体经济几乎为零,贫困村建有政府投资的合作社,帮助贫困村脱贫。村干部的“等靠要”思想,乡村振兴调研过程中,听到最多的是希望政府给予他们什么投资,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做什么事情,希望获得怎样的政策支持。在河支乡调研时,乡长这样对我说:“贝母种植基地老板想帮助贫困户,他们愿意无偿提供技术、贝母种子、大棚等种植资料,只需要贫困户负责承包一个大棚种植贝母,等贝母收获后由公司负责收购。结果贫困户不干,怕收成不好。最后贝母种植公司只好换成给贫困户发大米、油等帮扶方式。”

下乡调研

  通过大范围的走访调研,我认为阿坝县乡村振兴迫在眉梢。首当其冲应当是人才振兴,主要包括教育人才、医疗人才、产业人才。采取各种措施提升现有人才水平,比如引入医疗、教育等行业的网络教育课程,开展职业培训提升工程,最大限度提升医疗和教育人才水平。比如开展村干部在职教育课程,提升村干部文化水平。另外充分利用政策杠杆,鼓励企业吸引和培养产业人才,比如制定企业招聘本科生、研究生定居就业在阿坝县的奖励政策,制定企业培养本地产业人才奖励政策等。其次,需要转变发展方式,转变等靠要思想,深挖阿坝自身资源,吸引社会资本振兴乡村。阿坝拥有成片的良田,可以深挖农业得天独厚资源,引入种植大户,开展高原有机蔬菜种植。阿坝县有独具特色的安多藏族文化,可以深挖文化资源,开展文化体验旅游。第三,需要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要想富,先修路”,只有路通了,才能够把产业引进来,资源输出去。最后,需要发展和保护并行。阿坝县生态薄弱,地质灾害多发,随处可见山体滑坡痕迹。在乡村振兴中,需要加强生态治理,实现振兴和生态保护并行。

  在此,向坚守在阿坝县的政府工作人员、教育医疗工作人员致敬,希望阿坝越来越好。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