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三垟湿地白鹭飞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0年01月13日

  ■周胜春 文/摄

  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白鹭是一种美丽的水鸟,生活在有水的地方,水陆相接的湿地是它们理想的栖息场所。

  三垟湿地是温州最大的城市公园,200多条河道,165个大小岛屿相互沟通环绕。优质绝佳的湿地环境,吸引了数量众多的白鹭在这里繁衍生息。

1.jpg

  一

  三垟湿地公园北大门的游船渡口,连接目光的是一段宽阔河面,当地人称此河为轮船河。距渡口700余米的水域中央,有一座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小岛,宛如一个偌大的浮萍漂浮在河面。岛上大树林立,灌木丛生,绿荫遮盖,又如一棵尺寸超大的包菜生长在水面上。

  小岛名为“鸟岛”,这是一个荒岛,没有人类活动的踪迹,虽然也有几棵零零散散的瓯柑树在茂盛的大树中勉强伸出几根枝丫。该岛原来还有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蛇岛”,后来人们看到岛上的鸟类越来越多,于是就改名为“鸟岛”。

  鸟岛没有快艇可停靠的地方,我们只好绕着小岛四周来看鸟。鸟儿的警觉性很高,快艇刚接近岸边,树枝摇晃了几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我们就看到树丛中飞出一行白鹭,它们展开“人”字形或者“V”字形的翅膀,一个上扬,一个下翻,直飞天际。原本平静的河面上空,刹时热闹了起来。在浩渺晴空的天与碧波荡漾的水之间,在绿荫凄凄的陆地与平波如镜的水面之间,在密集耸立的高楼与摇曳如画的倒影之间,出现了白鹭矫健的身影,如精灵掠过,自由飞翔。

2.jpg

  二

  快艇继续行进,途经西河坦河中央的一个瓯柑岛时,发现了一只闲庭信步、自由自在的白鹭。此河起点在应潭河,终点在樟岙大河。河水多为东南面大罗山渗下的山泉水,水流清冽纯净,这里养殖的鱼、虾、蟹特别肥胖和美味,岛上产出的瓯柑和水里种植的黄菱角特香甜可口。

  当地人告诉我,瓯柑树开花果实生长成熟的时节,鸥鹭活动最为活跃。瓯柑果实的生长,引来了各种昆虫,小虫吸引鸟儿捕食,大自然的食物链都有内在的规律,一切按照自然生命的轮回来。这只白鹭的身后,就是大片的瓯柑林,上面挂着累累即将被收割的果实。白鹭对于我们的靠近,好像浑然不觉,一副“我自有风情万种,与世无争”的样子。刚见它时,伸长着脖子,双脚着水,全身一袭白袍,冰清玉洁。它似乎在啄着什么,有点扁平如鸭子的喙与草尖接触着,亲抚着。

  不知道是我们的不断靠近,让它不能不有所动作。它的头慢慢转动了,身子还是前倾着,如果不是高挺的身躯,在草丛中极象一支小白狐,让人想起了聊斋。刚转过去一会,它的头又转过来,只是脖子的弯曲度大了好多,喙跟着下调了幅度,应该是有美味了,它得调整姿势,吃得舒服。这样连续几个来回,它做了好几次,然后转换地方觅食。它的脖子始终伸着,嘴巴始终朝前,在一簇荒草中停了下来,身子一伸一缩,翅膀一翕一闭,姿态优美地大快朵颐。白鹭的整个身子进入了草丛之中,我们只能看到脖子伸缩的变化。自始至终,这只白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振翅腾空而起,慢慢成一白点,消失在视线里。

  在相邻的一座岛上,一只白鹭站在岸边正面对着我们,细细的脚像两根小树枝。它时而张开翅膀,时而合拢,乃至平铺,紧紧地夹在身躯两侧,像风衣一样。它或低头抓毛,或转头整理后背羽翼,或张大嘴打着呵欠;有时眯起眼晴,缩进整个脖子,嘴巴似乎直接长在肩膀上,呆萌呆萌的做着鬼脸;有时还会伸长脖子,向天歌唱,“心闲且未去,独立沙洲傍”,完全忽视了我们的存在。

3.jpg

  三

  喜欢白鹭的飞翔,虽然转瞬之间就会远离我们的视线,但是就凭那风姿,就让我迷恋不已。它们的风姿,像苍鹰一样翱翔,如大雕一样雄健,目光所至拉动心灵,牵引到辽阔浩瀚无垠的天界。

  白鹭起飞时,从脚离地开始发力,翅膀一开一合不停地扇动,刹那呈“V”字形,翅膀张得又硬又直,随着飞行高度上升,翅膀的前半部分翅又拉成了平直,整个看上去犹如鹞鹰的翅膀。平行飞翔时,它们展开的翅膀,呈伸直的状态,如两道平行的弧线或者如两个朝上的括号或者漫画中的笑脸,又如翻开的书本。在飞行过程中,白鹭整个身子有时如弓,有时又如直线,嘴伸得尖尖的,后面二只脚有时也伸得很直,整个形体开放而舒展。“前山正无云,飞去入遥碧”,在蓝天碧水间是那样优雅。

  看白鹭越过树梢,视线中最为雄壮的身姿,与树木的摇曳做告别时,它们向着浩瀚的蓝天奔去。它们的脚下碧波荡漾,山峰和高楼都是它们的背景,辽阔的天空中它们尽情地绽现风姿。它们是多么骄傲,又是多么自在,天空本就是它的世界,翻个身,伸个腰。它们的目标是与夕阳接壤,与晚霞共美,与天空比高,因为它有翅膀,带它着去想去的地方。那壮丽的霞光,七彩的夕阳,只有白鹭看得最为仔细。

  宋乾道年间,因洪灾大量移民迁入三垟湿地居住以来,白鹭已经与这里的人们,在这片水域陆地和谐相处了800多年。“毛衣新成雪不敌,众禽喧呼独凝寂”。 清澈的水流载着艇飞翔,穿越一个个绿色神秘的小岛,老而弥坚的大榕树美了这么多年,与蓝天的映照,与古建筑呼应,还有满眼白鹭的万种风情,不由想起了“恍然生我红尘外,满眼沧洲白鹭栖”的诗句。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