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古诗词里的“吴田”与“梧埏”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0年07月17日

  ■翁德汉 文/摄

  梧田一带属于冲积平原,是海水涨落运动与溪山流水冲刷的大自然杰作。山之气势,海之魂魄,酝酿造就了这块美丽而富饶的土地。当时浩浩荡荡汹涌澎湃的海水涨落给这里带来了丰腴的淤泥,为农业生产提供了良好的种植条件,奔腾不息的溪涧流水无数次的冲击洗刷,形成了众多的河道,四通八达。北宋时,沿塘河遍植莲藕,被称为“八十里荷塘”。宋淳熙十四年,也就是1187年,温州知州沈枢浚治重修了塘河,为两岸的农田提供了灌溉、排涝之利,也为今后日益发达的繁荣之河运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梧田大.jpg

梧埏老街边塘河水面如湖

  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有田可耕,有水可捕渔,有山可樵柴,故户不用出远门,而安居乐业过着丰衣足食富裕的生活。得天独厚的山水之利,优越的地理环境,给梧田一带带来了无限生机和繁荣。河乡地带舟楫便利,有利于物产运输交易,温瑞塘河为水上交通之枢纽,特殊的地理位置关系,故乡民都依河而居,以地利而获谋取利,人口迅速发展,而形成一方商业繁荣地带。

梧田2.jpg

  原建于清朝的庆安桥

  风光好,又热闹、繁荣,文人墨客纷至沓来。中国山水诗鼻祖谢灵运写有《游南亭》,曾任温州知府的杨蟠写有《南塘》:“赖有风相送,荷花十里香。”永嘉学派创始人之一陈傅良写有《观南塘四首呈沈守》,宋朝进士卢方春写有《莲塘》,等等。而直接在诗词里提到“吴田”两字的,也有不少,明朝任礼部侍郎的王瓒有十四首《在永嘉城南七里吴田村》和《吴田村庄和竹泉陈直庵亲家韵》。《在永嘉城南七里吴田村》其中两首:

  东风于我有佳期,

  犹怪平湖荡浆迟。

  流水小桥春稼处,

  落花啼鸟昼游时。

  淡烟漠漠雨丝丝,

  十里平湖自到迟。

  似怪春光无觅处,

  特将杯酒对花枝。

  王瓒曾经在梧田的大堡底村一带,建了一个瓯滨郊墅,人称瓯滨先生,他的著作名称就是《瓯滨集》,明朝瑞安一诗人就曾写过《舟过日新寺旧寓修郡志,呈瓯滨先生》的诗作。新出版的《梧田街道志》里说该别墅“附近有‘烟霞洞’,园中有‘玩芳斋’,小竹蔬花相映成趣,奇岩怪石堆砌如画,庭园恬静,景色清幽”。如今的梧田街道大堡底假山宫大殿联的下联还说“瓯滨郊墅七十里塘河映带千秋”。《梧田街道志》收录的一篇文章说,假山宫是以当年王瓒的度假山庄命名,边上还有一条假山巷。“假山宫”墙壁上看到紧贴在墙上的几块象是“假山”的石头,据说是原“瓯滨郊墅”里遗留下来的。“假山宫为三间庙宇,分上下两层,进门是一个天井,天井旁有一楼梯可上二楼,楼梯边有一水池,水池大约3米见方,内有古石堆砌,池水清澈。”有人说,这是当年王瓒避署山庄里的荷池,是整座瓯滨郊墅留下的比较完整的遗迹。假山宫里有一块碑详细地描述了当年度假山庄里的景色:“园林深广,景色清幽,山庄面南,前有湖塘与梧水相通,岸石斗榫骑缝,横绕门前,杨柳垂堤,桃花映水,阳春三月,红雾绿荫,鲜艳之至。”我从假山宫门口的“假山”开始往塘河走,也就几十步,所以瓯滨郊墅很可能就是连着塘河的。

  在明朝,除了王瓒这样的著名人物,还有一妇人刘氏,也写了一首诗《晓风柬吴田姨母》:

  轻风摇荡拂妆台,

  飞尽残红遍绿苔。

  怜我双眉愁易结,

  不曾吹得半分开。

  很明显,诗题里的姨母就住在吴田。清乾隆《温州府志》载:“吴田市,在十都。”清朝的郭仲岳《瓯江竹枝词》描绘了梧田一带菜花飘香、蜂飞蝶舞的田园风光:

  踏青侣伴过南塘,

  二月春风夹路香。

  蜂蝶紧随衣袖舞,

  吴田十里菜花黄。

  原来梧田一带,最早的名称是吴田,据说当时有户大户人家姓吴。民间有一种说法,那一带有“太阴宫”“庆福院”“仁济殿”三座殿,这三座殿前有一条街,被称为“殿前”。街上除了店铺做买卖外,附近村民也按时令,将自产的农副产品,如蔬菜、肉类、鱼虾等临时设摊拿到“殿前”交易,逐渐形成集市,商贾云集,被称作“吴田市”,是“下河乡”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吴田市”是瓯滨郊墅的隔壁,按照王瓒诗题“在永嘉城南七里吴田村”,也就是说“吴田”距离当时的城南是七里。《说文解字段注》引《谷梁传》曰:“古者,三百步为里。”那么七里也就是两千一百步,也就是很近了。其实,我站在位于梧埏街村中部塘河、原建于清朝的庆安桥上,朝着温州市区的方向看去,世贸中心大厦看得清清楚楚的。“七里”是诗人的夸张,但是的确不远,在古代人看来,这点路程,又不用脚走,近得很呢。

  “吴田市”慢慢发展起来,沿街店肆比邻,商品齐全,交易频繁,当时的南塘河上遍是运输船只,交错拥挤,极尽繁华之景象。河道上“运输小船如飞燕”,夜船不停穿梭往来,有诗云:“河乡流水漾睛澜,夹岸榕阴拥翠峦。夜半航船酣客梦,五更斜月到章安。”繁荣到一定程度,人来人往,吴田甚至被称为“吴都”。著有《且瓯集》的瑞安人项霁有一首《永嘉城南舟行短歌》,头一句就是:“阆州城南天下无,瓯侬洲渚同吴都。”

  温瑞塘河这么长,为什么“吴田市”拔得头筹?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吴田市”段的塘河是全塘河最窄的,也就十余米,对岸的人稍微大声点讲话,这边都能听得见。还有一个原因,是该段塘河正好有一支流岔出来,既方便交通,又能增加河面宽度。清末到民国初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吴田被改为梧田,又在后期改称梧埏。民国时世居城区的诗人杨青写有《风俗竹枝词》,其中一首题目是《大龙灯》:

  城厢处处贺丰年,

  灯月光中笙鼓阗。

  偏看大龙爱乡下,

  累郎搀着到梧埏。

  现代词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被胡乔木曾经多次赞誉为“一代词宗”“词学宗师”的夏承焘先生,1918年从温州师范学校毕业后,1919年任梧埏小学校长。原名为王起的当代中国最有影响的戏曲专家之一王季思先生,1906年出生于当时的梧埏一书香家庭。他的一学生曾经写到:“王老师从小喜欢看戏,那涂着白鼻子的小丑,插着雉尾的番将,风流潇洒的书生,婀娜多姿的旦角,还有观众的哄笑声、叹息声,飘散在夜空中的锣鼓声、管弦声,在他当时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说明民国时期,那一带也还是非常热闹,每到节日,经常会有戏曲活动,而王季思经常私自跑去看戏。1922年到1924年,他还 在梧埏小学任教过。

  如今,尽管“梧埏镇”改为“梧田街道”,但是“梧埏街村”还是保留了下来,因为当年的“吴田市”,就是如今的梧埏老街……

梧田1.jpg

梧埏老街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