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坍塌消逝的城门 恒久隽永的历史 ——访小岭分水城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0年08月10日

  ■陈丹 文/摄

  连续看了许多有关“野长城”的航拍视频,残破、古旧、朴拙的砖石绵延于崇山峻岭之中,那种荒凉不事雕琢的自然美动人心魄,令人着迷。心驰神往之际,不由想起家乡瓯海大山中那些已有千百年历史的分水城。它们虽然不及“野长城”那般惊险奇绝,却同样能让人感受到古时金戈铁马的壮怀激烈。

残留的一小段北城墙

  一

  温州与瑞安交界有三座分水城。一是潘桥田平与瑞安小岭村交界,即小岭分水城。二是潘桥岭根与瑞安桐岭村交界,即桐岭分水城。三是雄溪岙底与瑞安林溪岭头村交界,即分水岭分水城。

  桐岭分水城和分水岭分水城,我和朋友都曾沿着古道实地探访过,只留下小岭分水城一直没去。小岭分水城,我虽未见其面,却早已闻其名。很久之前就从一位家住潘桥的同学口中听说过,后来又在很多的文章中读到对其的介绍,“一面城墙,两个城门”的形象深深地印刻于心。多年以来未能成行,只因不想匆忙行事,我仿佛总在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去遇见它,靠近它。

  也许是“野长城”视频带给我的冲击太过猛烈,突然之间不想再等待了,心底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催促着,急切地想去看一看小岭分水城。近日,我约上朋友驾着车,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小岭分水城的寻访之旅。

  当天的天空非常鲜亮,湛蓝透净的颜色让人心生感动,缠绵着朵朵白云。太阳白剌剌的晃着光,虽然很热却并不觉得讨厌,没有那种闷闷的烦躁感。为了节省一些时间,我们选择从瑞安小岭村上山寻找“城门洞”,当地人都是这么称呼小岭分水城的。在村庄里碰到几个村民,向他们打听,一村民指着山边的一条水泥路说:“沿这条路往山上走,拐几个弯就能看到了。”

北城门坍塌后的石堆

  二

  步行了十来分钟,看到一堵高高的城墙。城墙俱由大小不一的块石精心构筑,各种植物的根系扎在石块的缝隙里,肆意生长,枝叶横生。城墙正中有一个长方形的城门洞,深约二三米。粗犷而又庄重,古朴而又沧桑,这就是小岭分水城的南面城墙。

  明朝嘉靖《永嘉县志·卷九》之城池条载:“小桐岭隘,在(吹台乡)十六都。”“(大桐岭、龙门岭、小桐岭)三隘,俱高二丈,厚一丈,延袤八十丈,有门楼铺舍。”小桐岭隘,就是如今的小岭分水城,也叫小岭城堡。小岭分水城高踞山背之上,跨两山之间,以两侧山势为依仗,连山脚为一体,两山相夹之间筑构二墙围而为城。城墙长方形结构,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四周边长约80米,城墙高约三、四米。

  穿过门洞,城内有一庙名为城门宫。城门宫旧名关帝庙,原系士兵驻扎休整之所。原先由前殿、两厢廊、戏台、正殿、厢房组成的合院式建筑,四合院的格局已经被翻新和改造破坏殆尽。水泥建筑高耸出城墙数米,庑顶飞檐、雕梁画栋,虽然簇新却缺少岁月的积淀,总感觉跟周边环境有些不大协调。

  没有多作停留,亦不想感慨,唯有继续前行,我们急着去看那北面的城墙。临行之前翻看过小岭分水城的照片,我和朋友一路上讨论最多就是北城墙,薜荔披覆的石头城墙,并排着两个城门,拱形城门被块石封堵,方形城门可直通城内,城门前边是蜿蜒的小岭古道。想到自己马上可以亲手触摸到那道古老的城墙,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

小岭分水城南城门

  三

  行过城门宫,绕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北城墙,心心念念的那两个城门更是连影子也没有瞧见,我们顿时有点懵了。难道走错路,搞错方向了?应该不会。这时,隐隐有一个不好的猜测在心底慢慢生成,虽然我们希望它不要成真。

  细细寻觅,在山坡上发现了一小段残破的城墙,薜荔的枝叶无精打采地趴在石墙上,根系直接裸露在空气之中。残墙不远处有两个大石堆,堆叠的块石中间夹杂着几根石条,这些石条分明就是城门洞上方横置的石梁。越来越多的证据,正在印证我们之前不好的猜测。我询问潘桥的那位同学,他也在电话中证实北城墙已经坍塌。年久失修,终于不支,在某一天的风雨交加中轰然倒塌。 

  对于北城墙的坍塌,我和朋友都是掩藏不住的失落和遗憾,同时还有一些后悔和无奈,真的应该早一点过来。这一面城墙在山背之上屹立千年,它抵挡兵锋固若金汤,如今却只余一堵残墙和一堆乱石,世事无常不外如是。我在石堆中间坐下,看着脚下、身旁的块石心想:“它们一定更希望以城墙的形态存在。它们曾经直面刀光剑影,护佑家园,岿然不动。”宋朝的时候,一名为徐震的将领率兵在此浴血奋战过;明朝的时候,军民一心在此抗击过来犯的倭寇;抗日战争的时候,这里也是白鹿城外围的军事防御屏障之一。

  清嘉庆《瑞安县志》记载,宋宣和二年庚子(1121年)夏四月七日,方腊进攻温州,紧逼瑞安境。县令王公济请邑儒赵霑商议,招募义勇四万,分守要道。方腊兵从吹台山入,徐震率义勇领战抗击,在小岭激战中阵亡,时年58岁。“十九日,寇转由桐岭,袭瑞,义勇屯兵固守,寇不能进,邑赖以全。”尔后,因御敌有攻,宋钦宗赠封徐震为“忠训郎”,并立庙祭祀。

  明弘治《温州府志·卷十六》之祠庙载:“徐忠训庙,旧在吹台乡小桐岭,今徙于西北隅。神徐震,宋瑞安县义翔乡人。宣和睦寇至,率义兵御贼,死敌于此,民为立祠,事闻,赠忠训郎。郡附后,礼部检照奏称:‘宋忠训郎徐公之神,每岁五月十有五日本府致祭。’”忠训庙旧址已无可考,现在丽岙的河头、任宅,仙岩的沈岙、竹溪等地均有忠训庙。

  小岭分水城北城墙的坍塌令人痛惜,希望南城墙和小岭古道能够永久的保存下来,让后人能够去亲手触摸那些印刻历史的建筑,与古人对话。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