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聚焦  -> 正文

互联网思维杀入传统领域 “悠享家”成为烘焙行业黑马

来源:瓯海新闻网  记者 陈瑶
2020年10月15日

  京东烘焙全品类第二、天猫烘焙全国排十二,今年中秋节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50%……位于我区潘桥街道的“悠享家”成为食品行业近几年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其背后的“操盘手”是一对学计算机专业的IT夫妇。将IT产业的数据分析、测试、流量思维、精准推送跨界运用到传统烘焙领域,叶澄宇、叶志凌夫妇带领“悠享家”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新路。

  “悠享家”门店

  初次创业,体验风口

  叶澄宇出生于1975年,1996年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进入温州电信工作。他大学读的计算机专业,当时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企业都还没崛起,能进电信这样的国企工作是很多人的追求。在电信工作期间,叶澄宇结识了自己后来的妻子叶志凌,两人2001年完婚并有了孩子。

  有了家庭和孩子,绝大多数人会选择从此安定,但是叶澄宇却腻烦了国企的枯燥生活,也不安于温州的格局,想出去闯闯。去上海闯了一圈,没有闯出什么名堂,但打开了眼界。由于妻子孩子在温州,叶澄宇于2006年回到家乡。

  在温州,他们发现了外卖市场。“当时电信有个114电话,经常会打进来问肯德基、必胜客的号码,我们就想这里可能会有市场。”叶澄宇自己研发设备,2008年跟温州电信合作,推出了114叫外卖服务,“通过114接进来的电话,直接将订单信息传达给商家,不需要电脑和小胖打印机。”2009年,上线了爱外卖网。爱外卖网项目运作了两年,2010年日订单已经超过了2000单,在浙江省同类项目当中位列第一,全国也是前三。

  也是在这一年,几个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生,用生活费凑了点钱,捣鼓着做外卖的项目,就是后来被阿里巴巴百亿巨资收购的“饿了么”。叶澄宇笑说:“可以说和‘饿了么’是站在同一起跑线,当时风投机构也来找我们谈过,但温州是三线城市,而资本的投资目标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城市。”

  初次创业,可以说是体验了一把“风口”,妻子叶志凌非常达观:“其实所谓‘风口’都是过了才知道是所谓的风口,我们首先要做好基本面,风来了才能起飞。”

  “悠享家”月饼

  再次出发,异军突起

  在做外卖项目的过程里,对数据和流量敏感的叶澄宇,敏锐地发现了一个商机,他说:“我们通过客单、毛利、复购、评价等大数据复盘,发现烘焙产品呈现很明显的上升势头,特别是一个台湾品牌的布蕾派,市场反应非常好,我们开始给他们代运营,负责线上销售和配送,后来就直接收购了工厂。”“悠享家”就这样应运而生,从诞生之日起,就具有和传统烘焙品牌不同的“互联网基因”。

  “悠享家”的一炮而红和迅速扩张,更是离不开微博、微信等社交软件的流量红利。“‘悠享家’的互联网思维,最大的体现就是对数据敏感,包括用户数、转化率等,通过不断测试达到最优效果。”叶澄宇说。凭借对互联网的敏锐触觉,“悠享家”早早入驻了微博,并玩得风生水起。“我们率先开展了一个‘万人转发’活动,就是转发数达到1万人,每个人都可以获赠甜品。”2012年,“悠享家”在微博、百度的美食分类排行榜里,长期位列全国前十,最高的时候到达过第三,成为名副其实的黑马。趁着微博的热度,“悠享家”作为第一批商家进驻微信,将数万微博粉丝导流到微信平台,同时开始布局淘宝、京东等网络平台。

  那时候,温州的烘焙业也迎来了扩张热潮,桂新园、阿多诺斯、多福居等纷纷跑马圈地。新生的“悠享家”,有意避开在实体店上交锋,只在线下设置了配送站点。为了适应面向全国的网络销售,“悠享家”淡化了原来的冷冻派,开始主打曲奇等重点品类,大获成功,逐渐形成了曲奇、蛋糕、中式糕点、节日糕点等产品线。2015年,网络试水两年多的悠享家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初步站稳了脚跟。

  2017年,叶澄宇的妻子叶志凌也离开了电信,全职加入团队,主要负责生产管理这块。“想找一个既懂烘焙,又懂管理,又有流量思维的管理人才非常难,传统从学徒开始做起的烘焙师傅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合适的,只能我自己出来做。”叶志凌说。毕业于厦门大学计算机系的叶志凌,将之前在电信的数字化管理经验带到了“悠享家”。“悠享家”在这一年又恢复了高增长态势,如今一年的网络销售额已经超过5000万元。    

  叶澄宇、叶志凌夫妇

  稳扎稳打,品牌积淀

  曾经离“风口”这么近的叶澄宇,将要把“悠享家”带往何处?如何借助资本的力量起飞呢?叶澄宇很沉得住气,他说:“喜茶是这几年做得最成功的时尚茶饮品牌,但是爆发前,创始人也是深耕了十来年,正好碰上了茶饮流行的风口。我们都说风来了猪都能飞,风走了也要确保不要摔死,所以还是要做好基本面。”而得益于渠道布局全面,基本面扎实,疫情期间,“悠享家”线上单量大增,弥补线下单量的流失。“首先要确保活下来,毕竟我们有几百个工人,要为他们负责。”叶志凌补充道。

  之前做外卖,因为缺乏“地利”而与资本失之交臂,那么做烘焙品牌,有什么掣肘呢?叶志凌想了想,说:“温州和江苏、义务等电商发达的城市相比,物流费用还是偏高。比如冷链物流发同样的一件产品,义乌等地可以5元左右发全国,我们发要20元,这个成本相差太大,所以对我们还是有一定限制,线上只能做曲奇、月饼等常温产品为主。”而“悠享家”的主打产品比如慕斯、布蕾派等都需要冷藏,为此,他们另辟蹊径,和社区团购合作。“自己冷链车整车运出去,实现成本和品质可控。”叶志凌说。

  生产场地也是一个限制,现在位于潘桥街道的厂房已经产能饱和,得益于潘桥食品工厂聚集,部分标准化产品外包给了厂房旁边的另一家工厂生产。

  “悠享家”的ERP管理系统是8年前自己开发的,所有用户的购买记录、口味偏好都沉淀下来。“比如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发现某个客户偏好抹茶口味的产品,那抹茶类新品推出的时候,就会精准通知这位客户。”叶志凌介绍说,“比如我们时代广场门店,是最早开的一家门店,有客户从小学开始吃起,现在读大学了,放假回来还是会来买一个蛋糕。”品牌就这样慢慢积淀下来。

  今年,“悠享家”把电商部分独立出来,成立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专门布局线上交易。“现在要想体量再上去,就必须扩充产品线,孵化其他品牌,下一步计划进军喜饼、喜糖市场,充分发挥我们的开发、设计、包装优势。”叶澄宇笑说,“努力成为百年品牌。”按现在销售额每年翻番的速度,可以预见,“悠享家”会成长为抗风险能力更强、有更多增长机会的烘焙品牌,静待风口。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