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麦芽糖:童年甜蜜的味道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0年11月23日

  ■陈丹 文/摄

  儿子报了个兴趣班,学习的地方离家挺远,有时候我要承担接送任务。儿子上课了,我则到处转悠,兴趣班附近就是繁华的商业街区,足够打发将近两个小时的等待时间。一个周末晚上,又到了我的逛街时间,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热闹、嘈杂,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串富于节奏的声音:“叮叮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叮叮当当……”

afd7d76d4218d7882eaca6d7189c6b2.jpg

“打糖客”挑着糖儿担走街串巷

  这种金属轻巧撞击发出的脆响,听起来非常耳熟,越听越有感觉。刹那间,我就想起来了,这是小时候“打糖客”手中的小铁锤、铁凿互相敲击发出的“叮当”声,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下山村最甜蜜的声音,这也是很多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儿时记忆。

  小时候,我住在瞿溪街道一个叫大岙的小山村。三十多年前的偏僻山村,生活不富裕,交通不便,物资匮乏,虽然饿肚子的事情我们这一代没经历过,但小孩子平常没有像样的零食可吃却是事实。那时候,吃几个用肥肉炒出来的小土豆都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情。炒得金黄金黄的小土豆,“喷香喷香的”,一闻着味口水就出来了。不过,这炒小土豆通常都是家里来客人了用来招待的,大人们会用狼箕(一种蕨类植物)的草梗串上几个,让小孩子拿在手上解解馋。

  记忆里的童年好像每天都是阳光灿烂的。那时候的我们特别容易满足,没有零食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啃蕃薯、烤芋头同样吃得开心,一天到晚无忧无虑地玩耍,老屋道坦、小溪竹林、田间地头……整个大岙都是孩子们的游乐场。但是,小孩终归是小孩,他们对零食毕竟是渴望的。小时候那些好吃的零食,尝过之后便会深深记住,无论时间过去多么久远,这种记忆都会被重新唤醒。在那个年代,麦芽糖真可以说是一种无上的美味,它在孩子心中的地位无可取代,是孩子们最珍贵的零食之王。

f7b2fc88ca0dcaace5a94bf5e14461d.jpg

麦芽糖和它的伙伴

  “打糖儿哎,打糖儿哎……”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叮当声,然后又是“兑糖儿哎,兑糖儿哎……”“打糖客”挑着一担麦芽糖慢悠悠地行进在小山村的石板路上。每当这悠长的吆喝声和清脆的叮当声在寂静村庄中响起,村里的孩子们顿时便立不住了,撒开脚丫子飞奔回家,迅速翻出早就收集好的废铜烂铁、牙膏壳、破布棉絮等,想去跟打糖人“兑”糖吃。

  等待的时候,总感觉时间过得太慢,孩子们的心情焦急而又热切。那麦芽香的甜味儿,似乎能打破空间的距离,钻进我们的鼻孔里来,馋得人心痒难耐。翘首以盼的“打糖客”终于挑着担出现在了小路上,那一刻,这身影在孩子的眼里特别伟岸、高大,就像是一位突破封锁、穿越火线给我们送来救命物资的英雄。

  在我的记忆中,“打糖客”的装束和形象一直是固定的,也许是小时候他们留给我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吧。他们大多五六十岁,皮肤黝黑,衣着干净,手臂上扎着深蓝色的袖套;肩上挑着两只箩筐,一头放麦芽糖,一头放杂物;手上拿着小铁锤、铁凿,时不时地互相撞击几下发出叮当声,配合着吆喝声招揽生意。听到有人招呼,“打糖客”便停下来,放下担子,现打现卖。他们会戴上手套,翻检“兑”糖的废旧物品,估摸了个大概的价值,然后用锋利的铁凿抵住圆圈形的大糖块,小铁锤轻轻一挥,“叮当”一声敲下几块大小不同的糖。

  那时候,很少有人会花钱直接买麦芽糖吃,大多数人都是以物易物“兑”一点麦芽糖。于是,破铁锅、破凉鞋、牙膏壳、玻璃瓶、鸡肾皮、乌贼板……这些东西都成了孩子们的宝贝,总会千方百计收集、积攒起来,等到“打糖客”一来,就赶紧拿出去换麦芽糖。好不容易换到了一块、两块麦芽糖,孩子们拿在手里又闻又吸就是舍不得吃掉,实在抵御不住诱惑了,才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小口,一股清香甜软在口鼻之间弥漫。

  麦芽糖是在大米当中加入麦芽,然后发酵、取汁、熬制而成的。传统的手工制作麦芽糖可分为:发麦芽、蒸米、熬糖浆、扯糖等四个流程,既是技术活又是体力活。以前,常听大人们说这种手工做的糖好,吃多了也不会上火。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分析人们特别钟情于甜味食品的原因,我个人觉得很有道理。文章说:“甜味是人类从母乳中尝到的人间的第一种滋味,是人类成长的源头。人类逐渐从母乳的甜味中感受到甜味的安全,因此甜就成了安全、可食用的标志之一。所以,我们如此倾向于甜味,大概是因为甜味有让人心安的作用。”

  小时候为了享受那一小块麦芽糖的甜蜜滋味,村里的小孩子干过不少傻事,也因此没少挨父母打。隔壁一个小哥哥,家里实在找不到可“兑”糖的废旧品,便偷偷摸摸把他父亲半新的塑料拖鞋拿出去给换了麦芽糖吃。这小哥哥是个机灵鬼,做事情也细致,他怕“打糖客”看这拖鞋不像废旧品,不让“兑”糖,于是就用“石刀”硬生生把拖鞋划成了彻底的废品……他的一番操作最终成了,麦芽糖“兑”到手了,开开心心地吃了。可是,当天的黄昏时分,他就迎来了一顿胖揍,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听得我和弟弟瑟瑟发抖。其实,我和弟弟也打过家里牙膏、脸盆甚至锄头的主意,而且不只一次这样想过,最后因为怕挨打而作罢。

  如今,挑着担子的“打糖客”和叮当声已渐行渐远,消失在时光深处。三十多年过去了,以为只能在记忆中去寻找的人和物,没想到在这步行街上又一次不期而遇,我心里的激动不言而喻。

  循着叮当声来到“打糖客”的跟前,我忍不住买了一袋麦芽糖,边吃边走,留了一些准备带给儿子尝尝,顺便跟他讲一讲我的童年时光。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