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伯温楼高穗丰起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0年12月02日

  ■翁德汉

  十几年前,我在仙岩街道工作的时候,经常去穗丰村。既在穗丰吃过早餐,也吃过中餐和晚餐,用脚丈量过塘河两岸。

  仙岩街道穗丰村,旧称“鲤屿”,地处大罗山南麓。这个小村是名副其实的“小渔村”,据说曾经是70里塘河驿站之一,专为南北客商及过往行人、公差、官吏等提供茶水、饮食,是歇脚休息的好去处。著名的温瑞塘河八大景之一“穗丰怀古”,即是描写小村旧貌的。

伯温楼所在的穗丰村 梁建飞/摄

  作为温瑞塘河上的一个点,况且人来人往的,在历史上留下的资料却极少。我认为,最主要是它的邻居——仙岩风景区太耀眼了。文人墨客写诗写记,都写了仙岩,甚少拐进穗丰看一看,最多也就是歇歇脚就走。从某种意义上讲,穗丰挺尴尬的。

  本世纪初,穗丰村杨府山起了一声雷,炸出了一个商周时期的土墩墓,引起了一阵轰动。

  2003年9月7日,村民们发现以后,通报给了上级文物部门。9月12日到15日,省、市、区考古文物部门在杨府山进行抢救性挖掘,出土了一批青铜物件和玉器,令人震惊。然而后来悄无声息了,研究人员对穗丰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墓,而温州青铜时期的历史还是空白的,所以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要知道商周时期,温瑞大地还只是“瓯居海中”的海里,杨府山或许只是一个小岛,或者是某个小国的一部分。

  总之,对穗丰而言,只是出现了一个传说,在人文历史上并没有实质的加持。

  去年11月,建在穗丰村西洋河锣儿岛上的伯温楼正式落成,把该村的人文档次,提高了好几层。而伯温楼,成为了温瑞塘河的新地标。

  伯温楼落成后,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伯温楼模仿江南四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大小形制相差无几,当时牵头人到全国各地考察,最终敲定以该楼为例。整楼内九层外五层结构,取九层有天长地久之寓意,也是中国最为吉祥和最大单数的尊崇。楼为重檐庑殿,顶部又是攒尖顶,均为木制结构,高达50余米,占地42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到5020平方米。本土作家周胜春写道:“伯温楼坐北朝南,四周轩廊,每层绕圈的栏杆均用汉白玉筑成,镶边刻画,高贵典雅,温润可人。其中五层的六角飞檐均如圆月弯刀一般上翘,不仅是黄鹤翅膀的自在遨翔,也似苍鹰或鲲鹏振翅欲飞,遨游上空。房檐柱梁之间斗拱相连,盘根错节如龙屈蛇伸,扑朔迷离却豁然开朗。门窗仿古,为密封格子式窗户,上面与汉白玉栏杆面上一样雕刻着仙鹤、云纹、花草、奔马以及龙凤等各种图案,栩栩如生,精妙绝伦。整座楼色调暗红,其中飞檐乌黑点缀其间,高古雄浑,气势恢宏,古色浓郁,吸收了江南建筑独有的特色与风格。”伯温楼将成为瓯海,乃至温州文艺界创作的一个原点。

伯温楼 梁建飞/摄

  日前,瓯海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文成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仙岩街道党工委联合举办“走进伯温楼——刘基富弼文化研讨会”,我第一次走进了伯温楼,也试图了解穗丰刘氏始祖刘骁的踪迹。

  穗丰村附近的人,对于出现伯温楼,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在穗丰,还有个刘基庙呢。但是,伯温楼立地拔起,也有很多不熟悉的人在想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民谚有云:“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节军事诸葛亮,后世军事刘伯温。”刘伯温,名基,字伯温。他是中国古代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是明朝创立的开国元勋,被称为“王佐”“帝师”。在民间传说中,他能未卜先知,洞察今古,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誉。流传着许多充满传奇色彩的传说,有着较高的声誉。

  明朝初期,朱棣谋夺其侄帝位,史称明成祖。朱棣登基,召刘基儿子刘璟入朝,“璟称疾抗命,被逮入京,以‘人臣事主,死而不二’而坚不受官职。见朱棣不跪,不呼万岁,还称朱棣‘殿下’,并面斥朱棣百世后逃不得一个‘篡’字。乃大忤旨被关进天牢。”刘璟为了保全自己刚毅忠诚的气节,当晚,“以辫发自经狱中”,年53岁。此前,朱棣将大儒方孝孺灭十族,朝廷一些官员提出要株连刘璟九族。消息传到南田,一时间人们惊慌失措,逃的逃,改姓的改姓。

  据刘氏家谱记载,刘基的儿子“参政公刘琏次子刘虒,字叔。性孝友,不乐仕宦。叔璟靖难之变下狱自经,时郑朱子罪没其家,权宦希旨缘例。闻之,惧乃星驰归家,谓次从弟骁曰:叔父忤旨自经,权贵议籍吾家,吾与若又安可坐以待毙乎。遂携弟及妻室逃往瓯境,将刘去卯刀改姓为金,且曰:祸患之中难以共处,乃俾弟隐居瑞安穗丰,自己隐于永嘉之金堡。幸太宗念先臣之功,置而不问,遂居于此,开创基业,为金堡,穗丰两地刘氏始祖。今乃同谱,往来甚笃,至亲至爱。”据说,刘基的孙子刘骁字仕捷,工诗文。也就是说这个穗丰刘氏始祖刘骁写诗歌写得很好。

  当时的南田出来,并不是走如今的从文成县城这条道,而是经青田县城过。我可以想像,他们通过瓯江这条水路,到当时的永嘉,也就是现在的温州市区以后,沿着塘河到了穗丰。若说穗丰和刘基故居有什么相同点,我认为都背靠大山。我猜想,刘骁是乘着船,从北往南时,抬头看到了大罗山,才决定在这个小渔村落脚?

  如今,伯温楼成了瓯海和文成联系的纽带。当天的研讨会上,瓯海和文成的专家们各抒己见,既探讨“刘基家族的家训家风”“刘基务实精神”,也谈了“文化传承”。瓯海区社科联主席王玮康说,瓯海和文成两地各具特色、各有所长,文化上的“山海协作”,具有互补性和借鉴性。这次的学术研讨会,就一个主题两地学者开展交流探讨,不但联上了“血亲”的缘,也接上了两地的文化血脉,对进一步挖掘地域文化、让文化自信落地生根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研讨会上,我也谈了自己的几点浅见。

  伯温楼模仿江南四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形已经到了,那么神,也就是它的内在是不是也应该凝聚起来?唐代诗人崔颢在黄鹤题下《黄鹤楼》一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李白写下《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历代文人墨客在黄鹤楼留下了许多千古绝唱,使得它自古以来闻名遐迩。这就是黄鹤楼巨大的文化底蕴。

  伯温楼经常举行各类活动,国学诵读活动,每逢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举行各类民俗活动,二胡、米塑、剪纸、书法和国画等等各类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的活动。这是最基础的,我认为应该要提高伯温楼的内在文化。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伯温楼基于刘基而建,那么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切入,开展学术研究。国内研究刘基的学者不少,但是研究穗丰村和刘基之间的关系的,研究穗丰村的,却几乎没有。我是建议引入外面的学术力量,深入穗丰村一带挖掘,比如找出穗丰刘氏始祖刘骁的几首诗来。第二,从文学艺术上入手,组织一些文学采风活动,留下一些优秀的文学作品,并且结集出版,有人来参观了,拿出来,那就是伯温楼底蕴了。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