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桃花流水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2年03月24日

  ■翁德汉

  大山突然苏醒了,毛孔张了开来,静静地躺着。有人问春天去哪里看风景?我说到山里走走吧。

  泽雅于我而言,是个熟悉的地方,几乎天天接触到这两个字,或从耳朵里进,或在文字里碰面。而泽雅又是陌生的,我只了解镇政府所在地周围和风景区一带,广大的山区停留在想像的区域。这一天,我设立坑源村为目的地,开着车上路了。

  车子从泽雅水库边上开始,弯到了山里。对,路就是“弯”字的体现,在山间穿行。因为不是休息天,路上车子不多,但是路边该绿的只管绿,该红的红了出来,粉的一点也不羞涩。这些山区公路已经有些年头了,原本和树林的隔阂也消除,边上几乎无缝衔接。车子开着开着,一树桃花钻了出来,从点到面,占领了方向盘把控区域之外的所有画面。

  白居易闭着眼睛吟道:“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大概这山寺的桃花也是吃素的,营养跟不上,所以开得迟。农历二月,惊蛰过后,万物蠢蠢欲动,花们早憋不住了,争先恐后地穿起了裙子。我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拿上手机,带上春光,朝着这棵桃树走去。

  桃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村庄,一些或旧的,或新的房子聚集在一起。被打上财产印记的桃树,其根蹬向主人家的矮墙。它并不是从墙里斜着长出来,而是长到一半后产生了叛逆心理,枝桠处只向外伸了。桃花们依照本能,或红,或白,或粉,完整地向阳光汇报成果。风一来,它们高兴地摇摆,兴奋过头的就落了下来。

  我拿着手机,或在桃花的背后装上天空,或画上院子,在拍个不停。村里的人大概也见怪不怪了,几乎没有人关注我。阳光直射桃花,也直射在我的身上,暖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思绪飘出了很远很远。

  在春天,桃花占领了眼球,是个普遍的意象,很多诗人写有桃花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都朗朗上口。诗人海子也写了好几首关于桃花的诗,其中有一首:

  桃花开放

  像一座囚笼流尽了鲜血

  像两只刀斧流尽了鲜血

  像两只刀斧手的家园

  流尽了鲜血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像一座雪山壮丽燃烧

  我的囚笼起火

  我的牢房坍塌

  一根根锁链和铁条戴着火

  投向四周黑暗的荒原

  这首诗在我脑海的左边构建了一个红的世界,桃花纷纷落下来。而眼前的景象在脑海的右边构建了另一个粉红的世界。两者完全不一样,无法沟通,更无法相容。我怀疑是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桃花只有一种颜色,而如今经过品种改良,其颜色多种多样了。我伸出双手并张开,桃花飘到手心,一吹,第二次飘下去,大地才是最终的目的地。记得看过一个视频,说一些人把桃树摇动起来,就可以看到无数的桃花下雪一般落下来,然后乘机拍照。这样的桃花好像冤死的鬼,而凶手是谁大家都知道。

  继续行程,在无数桃花的掩护下,一路春风相伴,我来到了坑源村。

  下了车,我首先听到的是源源不断的流水声。对一个在野外的人来说,对一个村庄而言,水源是第一位的。古人逐水而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村庄往往建立在水的两边,房子离水越近越是好地方。

  这流水声来自一条不宽的小溪,我慢慢的往右边的路走去。这条路,在当年是村里的主要通道了,人们来来往往都从此地过。其中一段靠溪的一边,晒着一大片芥菜。二月二那天吃了芥菜饭后,温州人收来的芥菜,往往是经处理做成菜干之类的。晒芥菜,是最早的一个步骤之一。曾经与大地不分离的芥菜躺在那里,被太阳罩着,逼出了一阵阵清香。在这片芥菜群里,桃花探头探脑的。

  这桃花伸手可及,让人仔细可端详。嫩绿的桃叶和粉色的桃花相间,相互挤在一起,闹了整个枝头,闹了整个村庄。它就是春天该有的样子,艳而有生机。无论怎么调焦,它都是手机屏幕的焦点。当它摆动的时候,就更动人了。虽然被芥菜蔗住了大部分,但是从这片桃花,我能想像出整棵桃树的样子。

  我围着这棵桃树来回转动,发现芥菜盖住了一条走向小溪的路。看看左右都没人,我就钻了进去,里面豁然开朗,居然有一道在溪上筑起来的坝,形成了一个潭。在小小的坝上,置放了几块方形石头,就是碇步了。我跳上石头,面朝桃花,发现边上还有一棵小桃树。大概小桃树花开得早,已经所剩无几了。或者它不小了,年龄大,身躯却小。两棵桃树,静静地相对,你开你的,我开我的。只有在风来的时候,才一起落花。飘飘扬扬的桃花,沿着不是轨迹的轨迹,掉到了水潭里。它只掉到了水里,而不会跑到边上的石壁,这大概就是“落花有意”了。水一刻也不停地流动着,从来不顾及桃花的衷情。

  李白的《山中问答》写道:

  问君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从村口进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人在晒太阳,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隐居在坑源村。但是有桃花,有流水,山村和城市也就“别有天地”。

  正想着,突然传来声音:“你在看什么啊?”我抬头一看,一脸通红的中年妇女看着我。我连忙走了上去,发现她的边上有一担芥菜,原来是刚从山地里挑回来。这么看来,这些芥菜都是她家的了。我说:“我在看风景呢!”

  是啊,两棵桃花就是一个风景区。

责 编:翁德汉

监 审:吴 远

总监审:周乐光


编辑: 陈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