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瓯海新闻网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翁德汉|奔跑的人突然停下

来源:瓯海新闻网  
2022年05月24日

■翁德汉

花里的沙漠

一朵小小的花

从绿洲里炸了出来

带着火

带着谎言

在我的眼里迅速枯萎


我的眼睛

刹那间成为沙漠

外太空

茶室里安静得平常

墙外,一朵朵硕大的花

以蘑菇状开放


一个男人安静得

让人想起死亡那些事

我问他从哪里来

他说

“外太空”


他想得很美

他不知道,外太空的蘑菇

都是机器种植的

小女孩

老妇人好像发芽的小草

自然的掏出

棒棒糖形状的手机

递给了还未上幼儿园的小女孩

转身进了厕所


仿佛世界停止了

只有小女孩手里的手机

在发出嘲笑声


站在远处的我

画了一个圈

以隔离有可能伸过来的

各种铁链

小鱼

小小的鱼

从杯子里游过

我抬头一看

黑夜涂上了银白色的目光


门外脚步安装了发动机

日常里,花会开

空气会逃避


三伏天穿着棉袄夜跑的男人

汗一滴一滴流下来

那是小鱼最早的故乡

五十岁

他随乐队给一位老人送葬

这是平常的事情

这天空气也是水气

圆坟时

他一头钻了进去

双手木棍一样

插到了新鲜的泥土里

唢呐停了

他也停了

奔跑的人

夜晚开车到小区门口

一个奔跑的人

从空中俯身向我冲来


我让小区物业修剪树枝

调整灯光的位置

因为奔跑的人突然停下来

不是一个好的喻示

他用双手当车床

做了一把鸟一样的枪

用来打鸟


有一天,四只鸟撞上了他的枪

第五次,他自己上阵了


身体僵硬时

他的右手握成拳头

一根手指朝鸟

四根手指朝自己

吃一个荸荠

爱挑逗的泥土

湿润了未踩出来的路

荸荠成熟时

一千张嘴张开

一千张嘴闭上


融入水里的泥土

是荸荠的血管

吃一个荸荠

首先洗去坚硬的连接


我把荸荠直接扔进嘴里

一丝红色的汁水

开成了花


行走的黄叶菜

喜欢在冬天出来

吃一个荸荠

我们讨论一个微笑

蝴蝶兰带来的年

一层一层的红

叠在云头

扮作晨曦降临人间


蝴蝶兰如同烧开的水

突然汹涌了起来

它开始拉开架势

驱赶那头叫做年的怪兽


年是另一种形式的风

我们看不到年

我们到处看到年在炫耀


蝴蝶兰要燃烧的时候

大地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这别样的红

辞别了最爱的人间

剪刀

拿出日用的

滋生了一堆哀愁的剪刀

剪向包得严严实实的

木然的快递

剪刀的尖却刺往

习惯竖着的中指

碎片

雨串了起来

下了一夜

又下了一夜


天上的星星都不见了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

雨是星星们的碎片

春雨

春雨下到大地上

草们钻出地面

伸个懒腰就迎了出去


春雨洒在树上

枝头的绿拼命追了出来

只为抱着哭一夜


春雨落在行人身上

不开花

亦未结出青青的果子


他们把雨水收集到碗里

他们在雨里歌唱

他们自己也是一场春雨

责 编:翁德汉

监 审:吴 远

总监审:周乐光



编辑: 马慧琼